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灵力与灵压

第二十章 灵力与灵压

        接下来的几天,无论是吃饭、睡觉,亦或者是上厕所,段木与岩鹫两人都没有离开过大空鹤练武场,每日都处于被志波空鹤操练的状态当中。

        上午的几个小时,两人分开修行,岩鹫修行志波秘法与志波家神奇的烟火,段木则在空鹤操练下学习增进灵压的方法。

        增进灵压的方法有很多种,最为常见的便是段木一直以来的随缘方式,简而言之就是通过练习白打、瞬步、鬼道等技巧,亦或者不断与人战斗,灵压逐渐获得成长。

        通过这种方式增进灵压,不能说是完全没用,但也只能说是杯水车薪了。

        而对于死神来说,最常见的方式则是与斩魄刀进行沟通,以类似坐禅的方式,让灵力在自身与浅打间形成循环,以此来增进自身灵压,这种方式进展虽说缓慢,但也比段木的方法快的多。

        最重要的是……还能够搭配段木的随缘法一同进行。

        不过,并不是段木记忆中黑崎一户所用过的‘刃禅’,而是被空鹤称之为‘刀禅’的方法。

        在没有斩魄刀的情况下,这种方法显然不适合段木。

        空鹤给段木安排的灵压修行,则是借用外力。

        亦或者说……

        压力!!

        他所修炼的擂台周围,布满了志波家特有的灵纹,据空鹤所说这些灵纹是从‘花鹤大炮’上简化而来,以类似于发射烟花的方式向内部释放压力,从而提升段木灵子的密度。

        身处擂台当中,段木行动虽然不受影响,但体内灵压的流动却宛若凝固了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段木同时还要在空鹤的教导下进行各种鬼道的修行。

        而中午吃完饭后,两人则是跟随空鹤学习关于‘灵力运用’方面的理论知识。

        这些知识极为枯燥,岩鹫和段木虽然一同学习,但基本只有段木在认真听课,岩鹫经常会听了没多久便进入昏昏欲睡的状态,然后被空鹤施以‘爱之铁拳’敲醒。

        几天下来,理论知识没记住多少,头部防御力明显有所提升……

        “灵力虽然可以通过修行来变强,但每个人的起始点却不同,好比如我和岩鹫的大哥,在进入真央灵术院前,他体内灵力就已经是六等灵威,相当于护庭十三队的副队长级别。”

        空鹤语气中带着对于自己大哥的骄傲,听到‘大哥’两个字,原本昏昏欲睡的岩鹫也睁大了眼睛。

        “当然,我跟你们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打击你们,而是想告诉你们,灵力的强度并不意味着灵压强度。我们的大哥,哪怕在六等灵威的情况下,依然还是用了两年时间从真央灵术院毕业,后又用了五年才真正达到副队长级别。”

        “这七年的时间里,他所做的就是提高体内灵力的密度,从而提升自身的灵压强度。”

        “只有当体内灵力密度足够高时,体内的灵力才能够被称之为灵压,在密度不够的情况下,体内灵力再强,也是没办法发挥出其应有威力的。”

        “好比如现任的十番队队长就是一个例子,他在流魂街时体内灵力强度便已经达到了队长级别,具备最顶级的天赋;但不要说发挥应有的威力了,我小时候听一位长辈闲谈时说过,他甚至连控制都无法做到,最后波及到了自己身边的亲人。”

        “对于死神来说,如何运用体内灵力,无疑是最重要的,所以才有了‘斩拳鬼走’这四种技巧。”

        “斩魄刀也不例外,同样是一种灵子运用的体外延伸,如果将体内灵力比喻为水,那斩魄刀就宛若是一个有着特别释放方式的高压水龙头。如果找到合适的释放方式,甚至可以在体内灵力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密度暴涨,让灵压强度发挥出五到十倍的威力。”

        “同理而言,鬼道也是一样,在两个人灵压强度相当的情况下,释放同一种鬼道,那么一定是对于鬼道掌握程度更强的人赢,因为他拥有更合适的释放方式,威力自然会远超对手。”

        空鹤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向下边盘腿的段木道:“这点上段木就做的很好,他对于白雷的掌握程度,是很多护庭十三队队员、甚至于低级席官都无法比拟的。”

        岩鹫斜视段木,发现这货依旧是那一幅温和笑脸,完全看不出被夸的样子。

        以前他看这副温和笑脸,只觉得段木是个让人提不起劲的老好人。

        但经历了几天前的战斗,再一看这副模样……

        岩鹫总觉得这货有些精神方面的疾病。

        砰!!

        “认真的听我说话,你想死吗!!”

        “……”

        段木看着被砸倒在地,头顶升起硝烟的岩鹫,又看了眼那与岩鹫脑袋接触后爆碎的桌子,他脸上笑容越加温和,温和当中的讨好之色越加明显……

        啊~~~果然还是好想喝酒啊。

        自己已经一周没有碰酒了,虽然不否认爱喝这点,但对于自己来说,释放压力最好的方式果然还是喝些小酒,然后把自己锁起来好好睡上一觉啊。

        可惜……

        自己喝完酒后的状态,明显不适合在这里展露出来,毕竟是在释放压力……

        修行这几天,没了释放途径,他的压力好像越来越大了。

        而且这么多天没有工作,让已经习惯通过做各种工作,来缓解压力的段木,只感觉浑身难受。

        我这么任劳任怨的打工人,资本家狂喜有么有?

        不过,我应该属于自己剥削自己吧,毕竟也不能像某位义警一样,说自己给管家打工,虽说现在卯月的定位已经越来越接近于那位管家了,段木也越来越像个到处跑腿的打工人了……

        砰~~

        “你在发什么呆!!”

        沉重的撞击声中,段木趴在了冰冷地面上,他可以清晰感觉到头顶有个大包在迅速鼓起。

        继桌子之后,椅子也成为了残骸。

        脸贴着冰冷的地面,段木与岩鹫两人目光碰到了一起,相互无言。

        “别磨磨蹭蹭的,都给我起来。”

        在空鹤的咆哮声中,段木和岩鹫同时头顶大包坐了起来,一个跪坐的绷直,一个盘坐的如同老僧入定。

        果然,还是好想喝酒……

        这位带给自己的压力,日益增加啊。

        段木脸上微笑更加浓郁了,如果说先前他的笑容温和更多,讨好之色比较隐晦,那现在他笑容中的讨好之色已经是极为明显了。

        “你这家伙是被打就会兴奋的变态吗?”空鹤一脸厌恶的道。

        “……”

        段木脸上笑容一僵。

        “有什么不满,大可以说出来,我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志波空鹤回以微笑,看着灿烂无比。

        段木和岩鹫却是毫无反应,摆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

        空鹤在这种状态下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岩鹫就曾天真的相信过一次,结果迎来的是无比惨烈的结局,最后硬生生将他的不满以‘物理’的方式‘消除’了。

        “嗯。”

        空鹤满意的点了点头:“我刚刚说到哪里了?啊,对了,白雷虽然实用,但有一点我必须提醒你,绝对不要将一种鬼道当成自己的底牌;在没有斩魄刀的情况下,鬼道高手与拥有斩魄刀的死神战斗,只有一个优势,那就是适用于各种情况的‘全面性’,而将一种鬼道当做底牌,反而会丧失这种全面性。”

        “缚道与破道互相结合,才能够被称之为鬼道。”

        空鹤说到这里,仿佛想到了什么,看着段木道:“你具备很强的鬼道与白打天赋,对于你来说最适合的修炼方法,其实是找到将白打与鬼道结合的方法,只不过对于白打我并不是特别擅长,在这一点上无法对你提供太大的帮助。”

        “我有一个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所走的就是这条道路。”

        “当然,也不是说只修炼鬼道不行,护庭十三队中就有人凭借连很多队长都无法望其项背的‘鬼道’造诣,晋升成为了副队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