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段木的错误认知

第三十八章 段木的错误认知

        看着气质突变,整个人杀气肆意的段木,面色苍白的羽二重忍不住一愣。

        虽说上次冲突后,她就派人调查了关于段木的情报,知道西38区存在着一个‘只要给钱,什么工作都干’的万事屋,但段木这样毫不犹豫的接下委托,还是让她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不久前,段木和她之间还处于敌对关系。

        可转念一想,原本西79区的首领大丸也是死在对方手中的,结果转头他又帮西79区的人对付自己。

        其立场之不坚定,让人钦佩!

        “你是死神??”

        场中,咎粟目光阴冷的看着段木,作为南部80区大恶人的追随者,咎粟性格粗中有细,目光老辣。

        眼前陌生人,刚刚使用的显然是鬼道。

        而能够使用鬼道的人,基本都是死神。如无必要,他不想与死神为敌,尤其是在首领同西80区‘西阵织’两败俱伤的当下。

        而且……

        委托费?

        两人的交谈中,这三个字是最让咎粟在意的词汇,他之所以没有立即攻击这个突然闯入的家伙,也正是因为这三个字。

        见到段木没有回答,而是目光逐渐转为阴冷,咎粟眉头一皱:“无论你是不是死神,只要你将身后两人交给我,那无论羽二重答应给你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两倍!!”

        钱这种东西,在80区中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这话虽然听着有些诡异,但却是80区的真实情况。

        在一个没有商店、没有娱乐、没有任何物质需求的地区,他们这些人要钱又有什么用?

        买粮食、买服装?

        如果他们有‘买’这个概念,那也不会聚集到80区当中了。

        咎粟的话,让羽二重脸色一变,急忙看向身前段木。

        “别……”

        话尚未出口,她身前的段木就消失了,这一幕让羽二重脸色一变,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

        又消失了!?

        见状,咎粟神色同样一凛,堪比高级席官的灵压轰然爆发。

        无论对方做什么选择,他都不会因此放松警惕,就算对方现在杀了羽二重两人,他也不会放松警惕。

        何况……

        他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杀机已经锁定了自己!!

        钱固然重要,但相比钱来说,段木更看重羽二重为他提供的经验值。

        周围环境变得模糊,数米距离转瞬即过。

        但就在段木准备贴身,运用白打攻击咎粟的刹那……

        异变突升!!

        劲风呼啸,虽说极为微弱,但在游走生死边缘数百年所养成的危机意识下,咎粟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手中长刀上灵压爆绽,形成了宛若实质般的光辉,横斩而出。

        这一刀,就宛若闪电一般,在夜空留下一道蔚蓝色的弧光。

        嗯?

        长刀所斩方向,段木的身影凭空显现。

        出现瞬间,段木脚尖在地面一点,抽身而退,那覆盖着强悍灵压的长刀,几乎是擦着他胸前而过。

        段木站定后,眼球微转,瞥了一眼胸口部位,只见前襟已经被划出了一道刀痕,如果刚刚他反应慢上那么一瞬,现在可能已经被这一刀划破了胸膛!

        这让段木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至从学会瞬步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在战斗中被人看穿,甚至一瞬间就预判出可能会出现在的地方。

        不对!

        与其说是看穿,不如说对方丰富的战斗经验,让其本能的做出了反应。

        战斗本能!

        这是只有常年处于生死边缘,才能够逐渐养成的反应意识,同样也是段木最缺少的东西。

        大意了。

        由于第一个对手是大丸这个空有‘高级席官’灵压,实际战斗力却只能勉强与低级席官相比的恶人,导致段木对于流魂街所谓的恶人,内心深处一直都有所轻视,下意识认为他们弱于同等级的死神。

        刚刚那一瞬间的接触,咎粟却让他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与大丸一样,空有灵压而不知该如何发挥。

        这一发现,让段木眼中闪过一抹凝色。

        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说……

        无论是羽二重、还是咎粟、甚至于段木自己,他们的灵压强度都和大丸处于相同级别。

        没有了技巧上的优势,段木自然也就没有了轻视对方的资本。

        更何况……

        在双方实力不相上下的情况下,这些恶人在生死厮杀中往往能够占据更大的优势,因为他们对于死亡的嗅觉极为敏锐,战斗经验都称得上是丰富至极!

        “找死!给我杀了他!!”

        咎粟一直压抑的杀机,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双杀气弥漫的双眸下,有一抹隐藏极深的忌惮。

        躲开了!!

        他刚刚那一刀可不是随手斩出,而是运用了首领教给自己的剑道,看似简单,可当中却蕴含了极高的技巧。

        虽然他没有指望通过刚刚一刀结束这场战斗,但被轻松躲开,还是让他的心为之一沉。

        很强!

        对方虽然给他一种极为稚嫩的感觉,就宛若那些初到80区的废物一般,但战斗起来却又给人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随着咎粟的一声令下,周围早已蓄势待发的十数人,同时向着段木杀去。

        夜色在这一瞬,变得肃杀无比。

        浓郁的杀机,甚至让月亮都蒙上了些许猩红。

        矗立于原地的段木,猛然抬起头。

        意识到了自己的认知错误,不仅没有让段木胆怯,反而让他血液变得更加火热。

        战斗技巧强大如何?

        战斗经验丰富如何?

        战斗本能比不上又如何?

        这反而才是真正的战斗,就犹如他第一次与大丸厮杀时一样,这种仿佛随时都会死亡的战斗,段木并不讨厌。

        段木猛的抬起头,体内灵压全力激发,蔚蓝色的灵压因过于浓郁而逐渐转为了深蓝,最后甚至隐隐透露出一种诡异的紫色。

        那张脸……

        此时也不在是冷漠,反而带给人一种似笑非笑的诡异,阴森而恐怖。

        他没有躲闪,也没有运转瞬步,反而犹如疯子一般,大踏步的迎向着十数个手持刀剑之人。

        疯了?

        这一动作,让众人都不由一愣,但随即便都是狞笑一声,手中利器同时攻向段木。

        最先斩向段木面门的是一把覆盖了灵压的斧头,锋锐斧刃在灵压加持下迸射出凛冽寒芒,这一击若是命中的话,就算是有灵压增强防御,段木的头颅也必然会被斩成两半。

        而就在斧刃即将落在段木脸上的刹那,迈步向前的段木动了。

        脚掌后划,宛若滑冰一般,带动着身体扭转,让那斧刃贴着胸前而过。

        见状,持斧之人并无意外,他本来也不认为段木会傻站着让自己砍,几乎在段木躲避的同时,他拇指与四指在斧柄一搓,斧刃贴着段木前胸从劈砍转为横斩。

        与此同时,其他人的攻击同时来临。

        有的斩向段木头颅,有的刺向段木胸口,还有的横斩向段木腰间……各式各样的武器,从各种角度发起攻势,封锁了段木全部的闪避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