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隐秘机动的态度

第四十五章 隐秘机动的态度

        是夜。

        二番队内舍,灯火通明。

        堪称豪华大殿中央站着几个蒙面的邢军,皆是目带尊敬的看向大殿上首那道娇小身影。

        那是一个少女,蓄著齐流海的短发,斜靠在长椅之上,但就是这样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却让队舍内所有人看向她的目光中都带着浓浓的敬畏之色。

        “团长,十二番队的分析结果已经出来了。”

        下首一个蒙面的邢军,恭声道:“与我们推测的一致,现场的灵子残留与147号监理对象一致,根据十二番队对于战场的分析结果来看,与147号监理对象战斗的人共计有十六人,其中十五人死亡,一人逃走。”

        蒙面邢军顿了一下,看着手中十二番队的分析报告,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犹豫了一下后继续道:“十二番队通过对战场痕迹与残余灵压的分析,得出……死亡的十五人都具有低级席官的灵压强度,而逃走的一人则具备相当于高级席官的实力。”

        “也就是说你们将一个至少有‘高级席官’实力的人,归类到三位数的监管序列了吗?”被称为团长的少女,缓缓睁开双眼,那张本就极为冷漠的脸庞变的更为冰冷。

        “这……”

        负责汇报的蒙面邢军在她的冰冷目光下,冷汗瞬间浸透了背部,急忙解释道:“147号的监管优先级靠后的原因有二,一是因为监管对象并不是死神;二则是因为对象在监管下一直没有丝毫不稳定的倾向。”

        “是吗?”

        躺椅上的少女缓缓坐起,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份文件。

        “频繁接触真央灵术院学员;酒馆中顾客尽皆为编号靠后区域恶人;精通鬼道、白打、瞬步等死神独有技巧;哪怕抛开实力不谈,单凭他的行为,他的监管等级也应该被划分到两位数当中。”

        “如果结合对象实力的话,他的监管优先级哪怕是位列一位数也毫不为过。”话语间,少女将手中文档随手丢了出去,刚好落在了几名蒙面邢军的脚下。

        啪!

        文档落地的脆响声,让几人都不由打了个冷颤。

        “说说吧,他的监管等级是谁定的?”

        “……”

        几个邢军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目光却是极为‘隐晦’的瞥向队舍一侧。

        而在他们所看方向,大前田希千代的神色很是淡定,随手从怀中的零食袋子里抓了一大把零食,缓缓合拢手掌,伴随着‘咔擦咔擦’的碾碎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用淡定的目光看着几人。

        下一秒,几个邢军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异口同声的回道:“团长,是我们经过商讨后定的!”

        “碎蜂队长,其实也不怪他们。”

        一旁的大前田立刻接口道:“那小子我也看过,虽然因为他们的判断,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并没有仔细观察;但就连我都没一眼看出他有隐藏灵压的迹象,他们几个会误判也很正常。”

        碎蜂闻言,瞥了一眼大前田希千代后,看着几名邢军道:“你们下去吧,回去以后通知监理队将他的监管优先级提升至11位,监管方式改为灵力追踪,避免与目标发生接触,具体操作方法应该不用我在一一安排了吧?”

        “是!!”

        闻言,几名邢军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退出了队舍。

        “碎蜂队长,那小子真挺邪乎的。”

        见到几人离开,大前田希千代急忙道:“自从前些日子在西38区外发现大规模灵子波动后,我就一直在亲自监视那个小鬼。我发现他不仅精通鬼道,就连回道也极为精通,最近甚至有四番队的席官到他那里学习回道。”

        “四番队的席官?”

        碎蜂眉头微微一皱道:“确定吗?”

        “确定,我亲眼看到四番队那小子跟在他身后,在流魂街到处给人治病。”

        大前田往嘴里塞了一把零食,一脸得意的道:“我还特意将本该送往四番队的部下从半路拦了下来,差人送去了万事屋,据本人描述,治疗效果比四番队好。”

        此言一出,碎蜂都不由目光诡异的看了眼大前田,一个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的人,突然被自己的顶头上司半路劫下,然后强行送往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黑诊所……这货就不怕被自己的部下投诉吗?

        碎蜂没有在这点上继续追究,沉吟了一下后,问道:“他的鬼道是从志波空鹤那里学的吗?”

        “这点已经确定,志波空鹤本人也承认了。”

        在听到‘志波空鹤’四个字后,碎蜂的眼中闪过一抹冷色,冷哼一声道:“只要他没有表现出不稳定的迹象,那就继续这么监管下去吧。”

        “但你明天将这件事跟四番队副队长说一下,要不要阻止是他们的事。”

        “噢,我知道了。”大前田希千代摸了摸下巴:“那我明天就在贵族街的料理亭请所有副队长一起吃饭吧。”

        “随你。”

        碎蜂起身向外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对了,作为你疏忽大意的惩罚,你今年的假期取消了。”说罢,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哈?等等!!”

        大前田先是一愣,随即急忙冲到了队舍外,冲着空无一人的庭院大喊道:

        “碎蜂队长…改成罚钱可以吗?”

        ……

        次日清晨。

        二楼万事屋的诊疗屋内,段木伸出右手,手上灵压的波动在不断的发生变化,口中缓缓道:“施展回道时并不是一味的释放灵压,在释放过程中需要不断变化回道中灵力的性质。”

        “灵压强度相同的情况下,我治疗的效果之所以比你好,正是因为这一点,而这也是你最大的问题。”

        段木一边说,一边将脑海中的知识纷纷写在了身后的黑板上,而台下唯一的学生山田花太郎,则是神色认真的做着笔记。

        转眼间,距离他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他没有一天缺席,几乎每天都会提前约好时间来这里学习。

        花太郎看着台上的段木,眼中满是尊敬之色,跟对方学习的时间越长,他就越觉得对方在回道方面的强大,对方在回道方面的才能,丝毫不弱于他的兄长。

        也就是前四番队副队长,如今贵为真央施药院总代的山田清之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