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逃出来的

第四十七章 逃出来的

        花太郎掀开隔帘,偷偷看了眼外面大厅,心中的恐慌几乎是达到了极致。

        虽然他听段木老师讲过,万事屋楼下是一间酒馆,但是……

        这酒馆的客人,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刚刚进入酒馆时,甚至让花太郎产生一种自己进了贼窝的错觉。

        血腥味、刺鼻酒味、还有那种扑鼻而来的汗臭味;遍地鲜血的地板、横七竖八的桌椅、还有随意丢在地上的各式兵器。

        而酒馆的顾客更是堪称奇特,最基本的都是满身伤疤,更甚者有缺胳膊少腿的、有瞎眼的、还有没了半边脸的……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都完全不像是一个酒馆!!

        最最可怕的是,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居然还看到几个人提着一个人头在往外走。

        “别紧张。”

        段木看着花太郎那一脸惊慌的模样,安慰道:“当他们不存在就可以了,而且他们是不会在酒馆里闹事的。”

        花太郎闻言,不仅没有被安慰到,神色反而更为惊慌了。

        不会在酒馆里不会闹事啊……

        那就是说在其他地方会闹事吗?

        这位段木先生,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可以了。”

        另一边,段木收回双手,转而对着正看自己发呆的花太郎道:“伤药调好了吗?”

        “啊?”

        花太郎回过神,急忙将手中药罐递给段木:“调…调好了。”

        段木拿过来闻了闻,笑道:“不错,但如果能够加些狱兰花就更好了。”

        “狱兰花?”

        花太郎闻言眼睛一亮,顿时将惊慌抛到了一边,转而一脸好奇的看着段木:“段木先生,狱兰花不是因为药性过于灼烈,不适合当做伤药来用吗?。”

        “嗯,这点并没有错。”

        段木随手从旁边的草药中选出一些青紫色,外形有些像婴儿手掌的花朵,灵力一转,那花朵顿时被碾碎,最后化作了液体滴入到了药罐当中。

        “狱兰花药性虽然灼烈,但只要提取的时候改变一下回道的灵力性质,就可以完美的融入到蓍花、灵芦、狱荞……调配的伤药中。”

        “它的存在不仅可以最大限度的激活其他药物的特性,其自身灼热的特性,还很适合治疗‘魄睡’的损伤。”

        段木顿了一下,问道:“对了,你有用过义骸吗?”

        花太郎闻言一愣,不明白段木为什么会突然提到义骸,但还是摇了摇头。

        “那就难怪了,死神使用义骸时,为了增加灵体与义骸间的同调感,有时会使用一种名为‘内魄固定剂’的药剂,这种药剂的主要成分就是狱兰花。”段木一边说,一边往绷带上涂抹药剂。

        “段木老板,这是你新收的小弟吗?”羽二重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是。”

        段木摇了摇头,将抹完药膏的绷带递给花太郎一条,自己拿着一条走到羽二重身边。

        花太郎接过绷带,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向西阵织。

        平日怯懦的花太郎,为患者治疗的时候,却不会对患者感到恐惧。

        哪怕是段木都不愿意与之有过多接触的西阵织,在他眼中好像也只是一个普通患者一般,这让段木不禁感叹,只有在为人治疗时,他看起来才像是一个四番队的席官。

        “段木老板,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将店铺搬到80区啊?这样以后在厮杀中受了伤,我们也不用再跑这么远来找你治疗了。”

        “我这里不是医院。”

        段木没好气的道:“如果不想死的话,接下来几天,就不要想着跟人厮杀了。而且你们俩个最好先在我的酒馆里住几天,等伤势彻底痊愈后再离开。”

        这话段木可不是危言耸听,两人这次的伤实在是太重了,三天前的旧伤还没有完全好就又受新伤,如果不是段木的回道已经临近了高级,都未必能够治好两人。

        羽二重还好些,只是看着有些严重,实际上并没有伤及要害。

        但西阵织的伤势却是极其严重,不仅三天前的伤口被撕裂,胸口的贯穿伤更是擦着‘魄睡’而过。

        如果他来的再晚一些,或者段木回道能力弱些,西阵织的灵力不用多久就会彻底流失,最后变成一个普通人。

        西阵织之所以那么安静的坐在角落里,虽然有本身性格如此的原因,但更多的却是因为他现在连保持清醒都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

        羽二重闻言有些意动,但并没有立即答复,而是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角落里的西阵织。

        “不需要。”

        西阵织的答复,一如既往的简洁。

        羽二重见状,做了个无奈的表情,面带歉意的对着段木道:“你不用在意,我们老大就是这样,不怎么会与人相处。”

        段木闻言也没有多说,只是看了一眼脑海中的系统。

        【羽二重好感度+1,获得640点经验值,当前好感度:41】

        多么美妙的一行文字啊。

        虽然看起来很爷们,但好感度意外的很好刷。

        为羽二重包扎完腰间伤口,段木又查看了一下羽二重断臂的缺口,确定没有大碍后道:“就算是不愿意待在这里,也等明天早上在离开吧,最好是联系一下你的部下,让他们过来接你们。”

        段木顿了一下,看着角落里的西阵织继续道:“你家老大伤到了魄睡,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让他随便活动,尤其是不能动用灵压,否则就算是侥幸活下来了,他体内的灵力也保不住了。”

        “这么严重!?”

        羽二重闻言脸色一变,猛的站了起来,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西阵织:“段木老板说的是真的吗?”

        虽说隐约察觉到了西阵织的状态有些不对,但那伤势看起来还没有自己重,所以羽二重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听了段木的话,她才知道自家老大的伤势竟然严重到了这种地步。

        西阵织抬头看了段木一眼后,随即对着羽二重摇了摇头:“我没事。”

        看着两人的互动,段木顿时来了兴趣,目光不断在羽二重和西阵织之间流转,这两人之间……

        好像有猫腻啊。

        另一边,羽二重仔细看了一眼西阵织后,转头道:“段木老板,你先前说我们可以留在这里的话,还作数吗?”说罢,她不等段木回话,神色严肃的继续道:“你听我说完再答复我。”

        段木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原本他挽留两人,只是想让两人留下来接受治疗,并没有多想,可羽二重这番话却让段木意识到……

        留下两人,很可能会为自己带来麻烦,否则羽二重也不会说这种话。

        由于并不想掺和到大恶人之间的恩怨当中,段木并没有问过他们是如何受的伤,只是秉持着‘收费办事’的开店原则为两人疗伤。

        但按照段木的推测,无外乎就是两人在伤没痊愈的情况下,跑去南80区找场子之类的破事。

        然而,羽二重的第一句话,就超出了段木的意料。

        “其实我们是从西80区逃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