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那位大人!!

第四十六章 那位大人!!

        不过在教学方面,自己所尊敬的那位兄长跟对方比起来,却是完全不如。

        那些明明很复杂的东西,这位段木老师却能用最浅显、并且最容易让人理解的方式描述出来。

        这让山田花太郎不止一次想要多叫些四番队的队员来这里进修,可每当他想要跟别人介绍段木的时候……

        又会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回道能力太弱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毕竟自己之所以能够成为四番队的七席,在他看来完全是因为兄长在背后扶持的缘故。

        为此他不止一次的跟队长提过自己不够资格成为席官,希望可以当一个普通队员,但都没有被允许。

        ……

        三天了!!

        黑板前,背对着花太郎的段木,脸色有些难看。

        都已经三天了,为什么除了花太郎以外,一个四番队的队员都没有找上门?

        席官就算了,但有席官带头的情况下,四番队的那些普通队员居然一个都没有来!

        原本他还以为留住山田花太郎,四番队那些女性队员就能够源源不断的上门,来为他提供数目喜人的经验值,结果三天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自己这么尽心尽力的指导,山田花太郎的进步也极为巨大,这样的成绩难道还不够吸引人吗?

        为什么就是不来人呢?

        咔哒……

        段木手中的粉笔应声断裂,随即面带微笑的转过头。

        “山田七席,关于回道的灵力变化今天就先交流这些吧,接下来我们来交流一下药物调配方面的知识,据我所知,你们四番队里面应该也有专门负责调配药物的治疗队吧。”

        而且,听说大多都是女性。

        段木在心中默默的补充了一句后,继续道:“我跟你交流的这些其实都是我自己瞎琢磨的东西,当中很多就连我自己也无法确定是否正确,你回去以后,可以跟负责调配药物的治疗队成员,交流交流。”

        “如果有错误的地方,请她们帮我纠正一下。”

        “您太谦虚了。”花太郎摇头道:“以段木先生您调配药物的水平,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会出错的。”段木一脸温和的强调道。

        “可……”

        “你需要去交流!!”

        看着段木脸上温和的笑容,山田花太郎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段木的笑容跟他记忆中卯之花队长的笑容好似发生了重合,让他本能的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转而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猛的推开,大奥一脸紧张的闯了进来:“段木老大……楼下有人找你。”

        “……我怎么觉得天天都能看到你呢。”

        段木没好气的瞪了眼大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货的定位突然变成了自己酒馆的常驻打手,一口一个段木大哥、一口一个卯月大姐,每天来的比谁都早,走的比谁都晚。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酒馆的服务员呢。

        “先别管这个了,您快点下去一趟吧。”大奥语气焦急的道:“那位大人又来了,您别让他等急了。”

        那位大人?

        听到这四个字,段木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吐槽道:“怎么?沙福林大人决定攻打尸魂界了??”

        “啊??”

        “……没事。”

        段木也没解释,因为他说完以后就后悔了,同时也猜到大奥口中‘那位大人’是谁,虽说实力有些不够格,但大奥毕竟是西79区的老大,能够被他称为‘大人’,并且说‘又来了’的人,并不难猜。

        “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段木对一旁的山田花太郎说罢,转身跟大奥出了万事屋。

        来到楼下,还不等进入酒馆,段木的眉头就是一皱。

        血腥味!?

        段木脸色一沉,急忙拉开门踏入酒馆,当看清里面的情形后,脸色才恢复了常态。

        酒馆内的情形与三天前如出一辙,所有的顾客都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偷偷摸摸的看向大厅中央;而在大厅中央,西阵织正坐在三天前的位置,桌子上摆着两个篮球大小的包裹。

        “段木老板,我们又来了。”

        站在西阵织身旁的羽二重,见到段木后顿时高兴的一挥手,俨然一副老朋友的见面问候。

        前提是……

        忽略两人身上的血迹,还有那不断滴落在地板上的血液!

        羽二重的热情,结合眼下的情形,让段木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最后只能扯动嘴角,露出一抹不算笑容的笑容:“欢迎光临?”用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回了一句后,段木走上前。

        酒桌前闭目养神的西阵织睁开双眼,将右手边血迹较少的包裹推向段木:“委托费和医疗费,这个是……”话语间,他抓起另一个血迹很重包裹丢在段木脚下:“……额外的。”

        嘭!

        包裹摔在地上,顿时散落开来,一个圆滚滚物体从中滚落而出,最后停在了段木脚边。

        当看清那物体后,吧台后面的卯月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不过除了她以外,酒馆内的其他客人,都没什么太大反应。

        段木低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不错的报酬。”

        滚落到他脚边的是一个人头,人头的身份段木并不陌生,毕竟前些天他险些死在了对方手中。

        咎粟!

        那个砍了段木一刀后,就立刻逃回了南80区的家伙。

        “段木老板,这袋钱可不仅仅是委托费哦。”

        一边的羽二重对着段木抛了个媚眼,虽说在段木看来,更像是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我老大刚刚可是说了,这是委托费和医疗费。”说罢,羽二重微微一侧身,只见她那满是肌肉的腰部,有一道几乎将其半个腰身斩断的伤口。

        段木收回目光,又看了看西阵织,发现他同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胸口几乎是紧邻心脏的部位有一道贯穿伤,正在不断往出‘窜’着血液。

        没错!是‘窜’血,而不是‘流’血。

        都快死了,你还跟我倆装什么!?

        段木算看出来了,这两货根本不是来还钱的,这是上门求救来了啊。伤的这么重,如果不是命够硬,他们都未必能活着走到自己店里。

        “卯月…算了,你查钱吧。”

        段木看着一脸抗拒的卯月,转而对身后的大奥道:“你再上楼一趟,帮我将楼上的花太郎请下来…还有……

        “对,就是你,大家都喜欢的高桥同学,你找几个人,把角落里的几张桌子拼起来,然后用布围上。”

        “其余人该干嘛,干嘛去,不喝酒就滚蛋,顺便来个人帮我把这个脑袋处理掉,埋掉还是喂狗随你们处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