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死神之这个系统有点怪段木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失败品

第五十五章 失败品

        辻堂嚼着狱石花的草根,奇特的苦味和微甜混杂在口腔内蔓延,嗓子和口腔被刺激得麻木,一股子冲劲让他的脑门有些发胀,产生轻微的眩晕,有点像醉酒。

        他不喜欢喝酒,但却很喜欢这种眩晕感!

        因为狱石花草根产生的轻微眩晕,不仅不会让他睡着,反而让他变得兴奋,反应比平时更快。

        编号靠后区域中的恶人,大多数都是在尸魂界出生、在尸魂界长大的人;当中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从现世死亡,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成为了编号靠后区域的居民!

        而在这些人当中,辻堂是唯一一个经历了两个世界的大恶人!

        但不同于那些恶人,他并不是因为漫长的岁月而心性大变、也不是因为仇恨尸魂界体制等原因才成为恶人的,起码辻堂自己不这么认为。

        初到尸魂界时,他与那些普通民众一样,遵循规则,过着平稳的日子;只不过跟其他人不同,他具备很强的灵力天赋,哪怕没有去刻意的修炼过,但他的灵压也在逐渐的变强。

        这种天赋曾一度让他迷失,沉浸在周围人敬仰的目光下,在那时的他看来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好。

        一直到数百年后,他才惊觉!

        那些敬仰的目光根本屁用没有,只是一道枷锁罢了,将他束缚在了原地,让他如同周围那些废物一样,遵循着所谓的规则。

        好在他醒悟了,挣脱了枷锁。

        在那一刻他才发现,只要强到了一定地步,自己根本不需要去遵循什么狗屁规则。

        无论是食物、财富、地位、女人……只要是自己看上的,都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得到,自己又何必要去讨好一群废物呢?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不爽的人不是教训,杀掉!

        想要的东西不去努力,掠夺!

        漂亮的女人不去追求,强抢!

        ……

        哪怕是敬仰的目光,这个一直束缚他的枷锁,辻堂同样可以用简单的方法获得。

        无比的愉悦!!

        当他强到了一定地步后,甚至都不需要亲自动手,只需要一指,他的那些追随者就会将他想要的东西,送到他的眼前。

        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性格,或者说……

        这是所有人真正的性格。

        他们之所以没有醒悟,只是因为他们是一群废物,而自己是天生的王者!!

        辻堂前往编号靠后区域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唯一不需要遵循任何规则的地方;甚至就连那些喜欢多管闲事的死神,他们也默认了编号靠后区域的存在,无论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引起他们的关注。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只要不去招惹那些死神,自己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直到……

        那个名为‘更木’的怪物出现!

        当目睹那些与自己实力相当之人一个个死亡后,辻堂在更木出现在他面前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跪地臣服。

        自己跟其他恶人不同,自己尊重强者!

        所以自己活下来了。

        更木甚至没有对他出手,只是目光中有一瞬间的不屑,但这不屑也随之消失了,仿佛面对自己,他连不屑这种情绪都懒得表达出来。

        无论如何,他都活了下来,并且在更木离开后,从南79区进入南80区,成为了所谓的大恶人。

        可惜……

        同为大恶人的还有另一个家伙,他们之间发生过许多次冲突,直到几十年前……具体的时间,辻堂已经记不清了,就像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活了多少年一样。

        总之突然有一天,那个人消失了!

        不能说是消失,而是龟缩在自己的地盘再没有出现过。

        对此,辻堂当时很高兴。

        但当对方再次出现时,辻堂就后悔了,对方成为了一个怪物。

        并不是‘强的像个怪物’这种形容词,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怪物。

        一个通过吞噬来变强的怪物。

        看着自己那些追随者一个接着一个死亡,一个接着一个被吞噬,他再次选择了跪地臣服!

        这次,他同样选对了!

        虽然不同于更木,对方将他当成狗一样使唤,但能够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尤其是亲眼看到西80区另外两个恶人被怪物所吞噬时,他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只要这样持续下去,当有一天对方做出了与更木相同的选择时,自己依旧会是最强的大恶人,而且是唯一的大恶人!

        思维决定出路,格局决定结局。

        在辻堂看来,正因为自己有着不同于其他大恶人的思维与格局,所以自己活着,而他们死了。

        只可惜,被西阵织逃了!!

        一想到西阵织,辻堂脸色就有些难看,他活了近千年还是第一次距离死亡这么近,那简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莽夫。

        怪物还没准备前往西80区呢,他反而先杀到了南80区,而且一来就盯上了自己,无论怎么与其沟通都没有用,就是一门心思的要砍死自己。

        果然大恶人都是一群疯子!

        辻堂缓缓起身,吐掉了口中草根:“找到了吗?”

        几乎在他话语声落下同时,几道身影从树林外跑了过来,喊道:“找到了,西阵织躲到38区一个名为‘万事屋’的店铺里去了。”

        “我们打听了一下,听说那个万事屋是一个什么工作都接的店铺,而老板则是一个叫做段木的家伙;他在安稳区很出名,一打听就能打听到,据说他来到尸魂界只有五年。”

        只有五年?

        辻堂愣了一下,他在听到‘万事屋’三个字后,第一反应就是想起自己的部下咎粟曾经说过的一个人,一个实力比他稍强,极为精通回道的黑发青年,当初就是他保护了与自己两败俱伤的西阵织。

        可当听到那个叫段木的小子,来到流魂街只有五年后,他又有些不确定对方跟自己所想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五年的时间,只是待在流魂街,根本不可能成长到与咎粟等同的地步,除非他也是一个怪物!

        “呵呵,倒也有趣。”

        辻堂怪笑一声,也没有继续纠结,无论对方跟自己所想的是不是同一个人,他都死定了。

        那个怪物的目标是吞噬全部的大恶人,然后以最强的状态去挑战更木剑八,如果不是自己还有用处,他随时都有可能会将自己也吞噬掉。

        好在那个怪物变强的方法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整个人的状态极不稳定,周身灵压更是狂躁异常,给人一种身体随时都会崩解化作灵子的感觉,当初西阵织两人之所以能够逃得出去,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必须要尽快让他吞噬掉西阵织,否则下一个被吞噬的就是自己了。

        吞噬完另外两个大恶人后,他的状态明显变得更加不稳定了,但又只有不断的吞噬才能够稳定他的状态,这些天里,辻堂一直将整个西80的恶人送到他那里,可这些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

        几天下来,那个怪物明显越来越狂暴了,看向自己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像是在看一个食物。

        发现了这一点后,他也曾想过逃跑,但最终还是被他放弃了。

        因为根本逃不掉,甚至只要他表现出一点不顺从,他就会立刻被吞噬掉。

        想要逃离,必须要等待能够暂时牵制他的人出现,让他无瑕顾及自己时,自己才能够逃走并且躲起来。

        至于之后他死在更木手中,还是因为不稳定的状态而身体崩解,这都与辻堂无关了。

        只要找到一个机会!!

        西部已经不可能了,但东、北两部却绝对能够做到,尤其是北部,共计4名大恶人,只要联合在一起必然能够暂时拖住他,而且当初辻堂还第一时间让部下将消息传遍了北部!

        他们只要不傻,一定会提前做好准备。

        不过,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让他吞噬掉西阵织,先稳定状态。

        念及此处,辻堂从石头上站起,吐掉嘴里的草根,神色尊敬的向着森林深处走去,最后停留在一处空地外围。

        “源内仓大人,已经找到西阵织的位置了。”

        ……

        瀞灵廷。

        六番区的东方,排列着贵族们的宅邸与高级料理亭、贵族专用的相关设施的贵族街,而在其中心部的,则是没有得到贵族的招待,平民连进入都无法做到的大中央区。

        这个平民指的可不是流魂街居民,而是死神!

        因为这里贵族区,也是护庭十三队中别称‘内廷护卫队’的七番队的‘内廷’二字所在!

        那片大中央区中,不仅存在着四大家族,还有许多瀞灵廷的大贵族存在。

        而在中央那一片区域,有着一栋宛若城堡的建筑。

        那里正是负责管理大灵书回廊,知晓尸魂界的一切历史与情报,曾经被誉为五大贵族之首的纲弥代家。

        纲弥代家的偏房中,两道身影一站一坐。

        站着的男子面貌清秀,看起来大概20岁左右,给人一种很温和的感觉,但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目光深处隐隐透露出一种阴沉之意。

        “纲弥代大人,实验体离开了西80区,向着38区而去,要阻止吗?”站立的青年轻声问道。

        “无妨。”

        而被他称之为纲弥代大人的男子则是轻笑一声:“就让他继续闹吧,我很想看看他究竟能够发挥出多大的价值。”钢弥代微微一顿:“反正也不过是一个不稳定的实验体。”

        青年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可是……”

        “你拿着我的手令去一趟十二番队,让技术开发局内的‘灵波测量研究科’暂时停止对西部的灵子监测,那么远的距离,只要没有被监测,无论他闹得多大都不会有事。其他方面,我会让人去做善后处理的。”

        “是!”

        “不过,我希望你下一次的作品能够更完善一些。”钢弥代微微一笑,语气温和的道:“我让你成为真央施药院的院长,可不是为了这种失败品,清之介。”

        青年闻言脸色不变,只是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