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辨别僵龄的实用方法

        林牧鸽收起指甲刀从僵尸紧握着的手里把腿抽出。

        这老哥还想强留他一波,但奈何他已经没有指甲了。

        “咱们人类这个点儿出现在这里,就相当于半夜拿着超级无敌香的外卖在宿舍走廊窜门。”

        “出于礼貌,人家出来了,我们先聊两句。”

        他对着摄像头解释到。

        前面的僵尸只伸出来了脑袋和一只手,脖子以下还被埋着,正努力出来。

        “老哥,请问您死多少年了?”

        林牧鸽看着前面的小僵问到。

        “这熟悉的问题。”

        “《您》”

        “开幕雷击”

        “《咱们人类》”

        “《出于礼貌》”

        “《死多少年》”

        “幸亏这只小僵没完全出来。”

        “高情商聊天:请问您死多少年了”

        林牧鸽没有理会弹幕的调侃,他皱着眉仔细辨别了一下小僵的吼叫声,然后抿着嘴点了点头。

        “这位老哥的发音吐字非常不清晰,声带的磨损很大。”

        “而且有点儿没睡醒,多少带点儿起床气。”

        “但是我大概还是能听懂的。”

        “这位老哥说他也忘了自己死多少年了。”

        “忘记年龄没关系,正好我也想教给大家一个辨别小僵僵龄的实用办法。”

        他冲眼前的小僵伸出了中指,在这只小僵的眼前晃了晃,并放在了他的嘴边。

        “嗷!”

        下一秒,小僵猛地咬住了林牧鸽的手指。

        “很好,这位老哥很配和啊!”

        趁机近距离抓拍了一下小僵的牙齿后,林牧鸽将手指拿出来放在了摄像头前。

        “大家看,我的手被咬的这个牙印,依旧是人类的牙印,但是已经有点儿要变尖的样子。”

        “而且通过刚刚的咬合感可以判断出来他的牙齿似乎并没有要脱落的迹象,很坚固。”

        “所以我判断这位老哥的僵龄应该是七八年左右。”

        “但应该已经死去好久了,是死掉好多年之后才变成的僵尸。”

        “怪不得这个指甲有点儿软但还挺硬的。”

        他一边看着伤口一边很严谨的说到。

        “所以……up刚刚被咬了?”

        “生化危机要开始了??”

        “不会吧,鸽鸽没那么傻吧。”

        “《真·实用方法》”

        “完了鸽鸽是真的想教会我们。”

        “这是在用命去科普啊!”

        一些林牧鸽的老粉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僵尸了。

        第一次他去废弃精神病院看到的小白也是。

        对小白的采访算得上是林牧鸽的封神之作了,但此时此刻单方面对世界观的冲击则更恐怖一些。

        因为这是林牧鸽自己挖出来的僵尸,并且自己把手伸了过去。

        甚至还给僵尸剪了个指甲。

        “……前辈,你的手……没什么事情吧……”

        于欣柠戳了戳林牧鸽弱弱的问到。

        她莫名想起在南城大厦电梯里和林牧鸽第一次见面的样子。

        那时候她被戳穿,恼羞成怒,所以张开了血盆大口准备好好吓一吓林牧鸽。

        没想到林牧鸽直接把半个脑袋都伸到了她的嘴里……

        “没事儿,大家自己咬自己会把自己咬出血吗?”

        “人的牙齿不尖,咬合力也不行,虽然咬自己手指会很痛但真的很难咬破皮肤。”

        “僵尸也是人,你看这老哥,力气甚至还没有柠柠大。”

        “这也算是个知识点了,大家生前一定要好好刷牙爱惜牙齿,要不然死掉后连人都吃不了。”

        林牧鸽随便拍了拍手嘱咐到。

        “行了,今天就先问到这里了,这老哥已经连打哈欠了,咱就不打扰人家了,还是找蘑菇要紧。”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又是一个不眠夜啊……

        但这山连僵尸都有,还挺有灵气的,再往上走走应该有大片的小喷菇。

        “老哥,你都上电视了,表演个入土给我们瞧瞧?”

        林牧鸽弹了弹前面小僵的脑袋说到。

        “嗷嗷嗷!”

        “啥?”

        “嗷!”

        “说的啥玩意……”

        他仔细听了一下后一脸疑惑的挠了挠头。

        “行吧,送他一程。”

        看到小僵不愿意自己钻回去,他叹了口气再次抄起了铲子。

        “现在在野外,这种纯天然无污染的小僵已经很少很少了,可以说是非常的稀有。”

        “一是火化的普及,二是大型墓场的建立。”

        “所以大家今天能见到野生小僵,非常的幸运。”

        “我也很荣幸能给大家科普。”

        林牧鸽一边说着一边将小僵重新埋到了土里。

        埋完后他还不忘在上面跳两下把土压实。

        “我刚刚的动作可不是坟头蹦迪啊兄弟们,这相当于你关门之后检查一下有没有锁好。”

        他冲一旁已经麻了的于欣柠招了招手。

        “《非常的幸运》”

        “《表演入土》”

        “《送他一程》”

        “《坟头蹦迪》”

        “up一定不是人吧?”

        “up怕不是什么人形灵异。”

        “鸽鸽的眼睛在手电筒下面反射的光芒好诡异啊。”

        不止是于欣柠,直播间里的各位也麻了。

        “僵尸。”

        “嗯。”

        “真的。”

        “……嗯……”

        藏狐主任和徐铭大眼瞪着小眼。

        两个极为博学的科普界学术界大拿今天齐齐陷入了沉默。

        “老徐,这绝对是个新的领域,新的研究方向。”

        沉默了好久后,藏狐主任皱着眉说到。

        “再看看,再看看。”

        徐铭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他的三观正在被林牧鸽疯狂的重塑着。

        “前辈,雾好像更大了,天也好晚了……”

        “嗯,这不是更好吗?”

        林牧鸽顺着一条上山的小路走着,时刻注意着树根的石缝这种阴凉处。

        “大家看这些树的根部,有蘑菇生长的痕迹,但却没有蘑菇。”

        他把摄像头对准了一棵老树的树根。

        “这也证实了我的猜想,这附近不止咱们刚刚见过的一只小僵。”

        “这下面其实住着一窝小僵,平常没啥事儿就伸出手来采采蘑菇充饥。”

        “所以这附近才没有小喷菇,再往上走走自然而然就有了。”

        “我就觉得这地面松软,踩起来特别舒服,下雨也不至于这样。”

        “果然,下面全是小僵,像是蚯蚓一样把土地弄得这么肥沃松软。”

        林牧鸽蹦了两下,在于欣柠欲言又止的目光下对着摄像头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