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你们见过狗尾巴草吗?

        “这个地方真好啊。”

        又参观了十分钟后,林牧鸽才在众多飞蛛的注视下离开了它们的巢穴。

        “这我一个人走的话,不得走个二十分钟?”

        他在外面找了个制高点站上去,远处勉强能看到鬼屋的入口。

        乘坐蜘蛛巴士一分多钟顶他一个人走二十分钟。

        “继续往前走走,在宠物公墓一只宠物都没看到有点儿太可惜了。”

        林牧鸽朝着前面摩天轮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安静得可怕。

        伴随着他的镜头,直播间里的各位终于想起林牧鸽此时此刻正在哪里。

        可能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们已经开始逐渐接受诡异生物的存在。

        “诶兄弟们,你们见过在地上跑的鱼吗?”

        走着走着,林牧鸽突然问到。

        “鸽鸽再不说话我都要被吓死了。”

        “up以后别这么长时间不说话,太恐怖了。”

        “鸽鸽走路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我甚至连鸽鸽的呼吸声和心跳声都听不见。”

        “……我带耳机也听不到……”

        “难道鸽鸽……”

        “想啥呢都,我就是普通人……”

        看到弹幕上已经开始说他不用呼吸没用心跳,林牧鸽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现在的网友,想象力太丰富了。

        “《我就是普通人》”

        “重新定义普通人。”

        “我不配做人。”

        “鸽鸽是普通人的话,我怕不是要被开出人籍。”

        “卧槽那是什么?”

        “???在地上跑的鱼??”

        “我现在见过了……”

        林牧鸽把摄像头对准一旁的草地上时,整个直播间再次沸腾了起来。

        因为画面中的正是林牧鸽刚刚问的问题。

        在地面上跑的鱼。

        “兄弟们,这条金鱼其实是条狗。”

        林牧鸽蹲下身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焦距。

        在草丛里,一条只剩下了一只眼睛的鱼正张着嘴快乐的跳跃着,滑行着。

        “原理和门口那个光头强模型一样。”

        “这只金鱼的肉体已经死掉了,然后被一只狗的灵魂占据了。”

        “为什么是狗,因为只有二哈才这么活跃。”

        “一般动物的灵魂是不会在阳间停留太久的,所以……”

        林牧鸽话还没说完,那只高高跃起的金鱼就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再起不能。

        “真好,二哈在彻底消亡前还体验了一把做鱼的快乐。”

        他从包里掏出了小铲子,默默的把这条鱼的尸体埋了起来。

        “《这条金鱼其实是条狗》”

        “不愧是二哈。”

        “莫名有点儿伤感。”

        “有的宠物只有在死亡之后才能做回它自己。”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直播间的人数也从峰值的一百万稳定到了八十万。

        但直到现在,林牧鸽才终于在宠物公墓看到宠物。

        “兄弟们,你们见过狗尾巴草吗?”

        他默默的给金鱼和二哈默哀了两秒钟,然后朝着草丛深处走去。

        “见过。”

        “鸽鸽问的话,没见过。”

        “虽然见过,但我没见过。”

        “不会真的是狗尾巴草吧?”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林牧鸽缓缓转动着摄象机。

        在摩天轮后面的草地上,有一个个的小土包。

        土包的上面,是各式各样的狗尾巴。

        “宠物公墓还是名副其实的,兄弟们。”

        林牧鸽走上前去。

        “这是二哈的尾巴。”

        “这是萨摩耶的。”

        “这是柴犬的。”

        “这是啥的我也不认识。”

        他看着这些从土堆下面伸出的尾巴挨个辨认了一下。

        “真·狗尾巴草”

        “那是吉娃娃的。”

        “最左边的是泰迪的尾巴。”

        “所以为什么这些尾巴会被插在这里啊?”

        “是人为的吗?”

        “谁会这么干啊?”

        弹幕上再次爆发出了一阵阵疑问。

        “没,不是人干的,这些都是自然现象。”

        “狗的话特别喜欢刨坑,所以在死亡后它们会自己给自己找一个舒服的地方。”

        “后面露出尾巴是为了方便它们的主人找到它们。”

        “这属于一种生物死后的习性,很正常,挺常见的。”

        林牧鸽又依次给这每个土堆都填上了一铲子新土。

        “这样宠物们会以为是它们的主人来看它们了,会很开心的。”

        填完土后,每条露在外面的狗尾巴都会轻轻的摇一摇。

        不知道是风儿的意思还是它们的本能。

        “《自然现象》”

        “《挺常见的》”

        “这些小可爱真的……好可怜。”

        “所以从它们来到这里以后,它们的主人就没再来看过它们吗?”

        “它们在摇尾巴耶!”

        “所以我家宠物死掉后也会这样吗?”

        看着在废弃的摩天轮下,一只只狗尾巴随风摇动,竟然难得的有一丝温馨的感觉。

        “正常宠物死掉后还是会无形的陪伴在主人身边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些鬼魂大家是能看到的,有些是看不到的。”

        “小到一草一木可能都有自己的那一缕意识。”

        “当然这是我猜的,不是正经科普啊,大家别记笔记啊!”

        林牧鸽拿起摄象机站起身。

        “但我能感受到,这里其实……挺热闹的。”

        他环顾着荒无人烟破败不堪的周围说到。

        “《挺热闹的》”

        “方圆几里地不就鸽鸽一个活人吗……”

        “嘶……这么说突然好恐怖啊……”

        “难道周围其实全是我们看不见的那些……”

        “别说了别说了,孩子睡不着觉了!”

        “欸对了,我有蛛丝啊!我给大家看看吧。”

        林牧鸽拍了下脑袋从书包里拿出了那一团小飞蛛的蛛丝。

        “兄弟们,还有同学记得我刚刚的科普吗?”

        “小飞蛛的蛛丝是可以困住灵异的,它们的两双红眼也可以看见灵异。”

        “还有一点的感觉太深奥了,所以就没和大家说。”

        “在它们的蛛丝范围内,同样也是可以看到灵异的,只不过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整团蛛丝从一旁的路灯开始绕过了整个摩天轮围城了一个大大的圈儿。

        正正好好把整团蛛丝都用光。

        “现在大家可以很直观的看到真实的世界了,虽然……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随着林牧鸽重新抬起摄象机,被蛛丝围住的整篇区域都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展现在了所有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