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这点我要公开点名批评我自己

        为了让大家清晰的看到这些诡异生物,林牧鸽的摄像头拿得极稳。

        所有人都能很清晰的看到前面那如浪潮般不断翻滚前进的手。

        这股带着压迫性的恐惧让人自然而然的就生出了那种一旦被碰到就会被无数的毛发缠住然后拖拽到水中活活淹死的感觉。

        “诶你们别害羞啊!”

        林牧鸽迎着前面夹着头发密密麻麻的快步喊到。

        反倒是那些手,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逐渐的放慢速度,然后缓缓停下。

        直到林牧鸽亲自下水去追着它们跑。

        “大家看,相较于我怕它们,其实它们更怕我,因为我根本不怕它们。”

        他一边说着一边追着。

        河水已经没过了他的小腿,但他还在穷追不舍。

        直播间里的大家一时间分不清到底谁才是灵异谁才是人。

        那些手跑得飞快,来得气势汹汹,走得也气势汹汹的。

        “别啊!”

        趁着这些手完全退到水里前,林牧鸽手疾眼快的抓住了一只回到了岸上。

        “很好,它很幸运,是我今天要科普的第一个诡异生物。”

        林牧鸽一手拿着摄象机一手和那只长满了头发浑身湿滑不断挣扎的手十指相扣着。

        “大家看这手熟不熟悉?”

        “没错,这就是千手的远房亲戚,水手。”

        “我家那三只千手是长在陆地上,水手是长在水里的,但也可以在陆地上存活一段时间。”

        “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会生长和人类一样的头发。”

        “这个头发特别的顺滑,而且发量极多,乌黑茂密,当然我也没说谁发量少。”

        “有时候水手探出河面,你要眼神不好离远了看就有一种女生出浴的感觉,长发飘飘的。”

        他捋了捋水手的长发,“就是这头发有一股死人的味道,这个就放生了。”

        看到水手挣扎得愈发剧烈,林牧鸽又把它重新扔到了水里。

        “?这竟然不是个钓鱼直播间吗?”

        “《放生》”

        “大力水手:??”

        “《这是科普直播间》”

        “《一股死人的味道》”

        “不忘初心了属于是”

        “《今天周六和平发育》”

        “谁还记得鸽鸽说今天就是普通的钓鱼直播?【狗头保命】”

        “求熟悉鸽鸽的粉丝提前预判恐怖的地方然后高能预警!”

        “鸽鸽的老粉都是缩在被窝里的,你不会不知道吧?【狗头保命】”

        可能是因为今天刚开始钓鱼的时候走的是日常风格,大爷也挺可爱的,所以大家忘记了林牧鸽的本职。

        科普诡异!

        这么突然硬核的科普也让因为钓鱼而点进直播间的小伙伴脸色苍白。

        “刚刚水里的血不用我科普了吧?都是假的,当时第一次见到柠柠的时候就说过了。”

        “但为了照顾一下新来的朋友,我决定选择一种更直观的方法给大家演示一下。”

        “演示什么呢?演示当你开始了解灵异,了解到不怕它们,它们能怕你到什么程度。”

        林牧鸽把摄象机放在了地上,擦了擦摄像头,调整了一下角度后走到了一旁的桥上。

        “大家看好啊,我要跳河了。”

        “提前说一下,这个桥下的河水差不多有七八米的样子,我刚才洗澡的时候测量了一下,大家千万千万不要学我!安全第一”

        他站在桥上深吸了一口气顶着风大喊道。

        在直播间九十多万人的注视下,林牧鸽没有犹豫,无视了桥下滚滚翻涌的河水,张开了手臂“芜湖”了一声一跃而下。

        “芜湖!”

        就在他的身体即将接触到水面的一瞬间,无数水手从水下钻出精准的将他接住,根本不给林牧鸽反应的机会就将他重新送到了桥上。

        在退下去的时候一个个的甚至争先恐后的冲林牧鸽抱拳作揖,恨不得都给他跪了。

        仿佛在说“你tm不要过来啊!”

        “谢谢!”

        还没等水手全都钻回去,林牧鸽就又跳了下去。

        然后又被送了上来。

        看他的表情玩得非常开心。

        “麻了。”

        “《我要跳河了》”

        “《刚刚洗澡的时候测量了一下》”

        “《安全第一》”

        “《千万不要学我》”

        “《为了照顾一下新来的朋友》”

        “这分明就是鸽鸽自己想玩好吧?”

        “水手:你不要过来啊!”

        “水手:这个男人好可怕。”

        直播间里的近一百万人这辈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林牧鸽都把灵异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他们真的又羡慕又害怕。

        “嗯?”

        “相机怎么动了?”

        “?有人偷相机?”

        “卧槽不是人!”

        “灵异把鸽鸽相机偷了??”

        就在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相机突然被什么东西拿起动了起来。

        透过摄像头,只能隐约看到一只有蹼的手,和紧张又急促的喘息声。

        “诶!别啊!”

        “开个玩笑嘛!”

        刚准备再跳最后一下的林牧鸽眯着眼看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抓着他的相机撒腿就跑。

        “你虽然不是人但也要讲点儿素质嘛!”

        “你吓我嘛,吓吓我,我这次装成害怕行不行?”

        “别拿我相机啊!”

        “这个骨链还你!”

        “诶诶!小心点儿!”

        可能是因为太过慌张。

        前面那个小小的蓝色身影啪的一下被石头绊倒摔到了地上。

        “没事儿吧,疼吧?抱歉……”

        林牧鸽连忙快步来到这个诡异生物身边。

        这是个水蓝色长发天蓝色瞳色的小女孩,手指之间长着几乎透明的蹼。

        光着的下脚丫上同样有蹼,但更多的是细小白色的鳞片。

        鳞片一直延伸到它的膝盖上。

        从脖子到眼角也同样有着几片,只不过是彩色的。

        刚刚磕在了石头上让它膝盖上的鳞片翻卷了起来,整个人湛蓝色的眼中瞬间嗪满了泪水,看得林牧鸽是格外的自责。

        他连忙把自己脖子上的骨链摘下来给这个小鲛人带了上去。

        “抱歉啊,是我不好。”

        林牧鸽从兜里拿出了一点儿大喷菇的液体轻轻抹在了死咬着嘴唇一动不敢动的小鲛人的伤口上。

        虽然不能让伤口快速愈合,但却会减少疼痛。

        “兄弟们,这是鲛人,和咱们神话传说中对标美人鱼的鲛人除了名字可以说是毫不相干,是毫不相干嗷!”

        “还有我再强调一遍,大家以后遇到灵异或者其它诡异生物,千万,一定,务必要怕一下。”

        “这点我要公开点名批评我自己,上次的柠柠这次的鲛人我都没长记性。”

        “反正大家一定不要学我,一定要害怕,要不然真的会伤害灵异的自尊心。”

        他最后才捡起镜头已经摔裂了的相机苦口婆心的说到。

        ps:这周期中考试,差不多只能保持两更了……

        pps:这周末会建一个书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