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相信直播间里已经有曹贼兴奋起来了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相信直播间里已经有曹贼兴奋起来了

        “《热闹》”

        “这次可能是真的热闹了……”

        “不知道此时此刻朱先生怎么想”

        “所以这些来聚会的都是这些古董前世的主人吗?”

        “!那岂不是可以看到好多古代名人?”

        “卧槽,这么说的话我有点儿激动了!”

        看到林牧鸽举着玉和周围空气谈笑风生的这一幕,大家竟然已经不觉得魔幻了。

        毕竟三观都已经刷新这么多次了……

        虽然有些事情无法理解,但不妨碍他们可以说服自己去接受。

        “嘶……”

        外面看直播的朱先生紧皱着眉头。

        作为第一次看林牧鸽直播的人,他此时此刻还没放弃思考已经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

        “真能装。”

        “这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神经病。”

        “哪有什么用玉就能看到鬼的说法?这不明显是骗人吗?”

        “朱先生,这小子绝对居心不良啊!”

        一旁的江湖人士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尤其是最开始来做法的那两位,对林牧鸽的怨念很深啊……

        “这里首先科普两个大家可能会出现的疑问。”

        林牧鸽把玉从眼前拿下,然后使劲儿的揉了揉眼。

        “为什么这块玉可以吸引灵异来这里聚会,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块玉的年代是最久远的。”

        “这是唐朝的玉,其它的古董瓷器我看大多数也没有比唐再往前的了。”

        “所以这块玉里住着的灵异算是所有灵异的长辈,他说在哪举办就在哪举办。”

        “虽然我家的风水和装修都能让灵异仿佛回到阴间,但这位前辈明显不太想动,所以就就近选择了这里。”

        他擦了擦手机的镜头。

        可能因为屋里太热闹了所以温度过低,摄像头竟然有了一丝模糊。

        “然后大家可能还想问,寄宿在古董里的灵异都是它以前的主人吗?”

        “先说结论,可能是,但大概率是不是的。”

        “绝大多数古董里寄宿的都是它们的创造者,也就是古代的工匠。”

        “收藏者可能爱这件古董,但更爱的是直接创造它的人,一个人不可能不爱自己的作品。”

        “当然现在咱们灵异才刚复苏没多久,所以古代灵异的数量也不多。”

        林牧鸽打开了窗帘让月光重新撒入了屋内。

        在清朗月色的衬托下,他开朗阳光的脸色上没有一丁点儿血色。

        要不是身下真的有影子,林牧鸽看起来真的和死人差不多……

        “大家都知道大飞蛛的蛛丝是可以让人看到那些正常情况下看不到的灵异的。”

        “这块玉也同样可以。”

        “所以,欢迎大家一起见证这场婚礼。”

        林牧鸽神秘一笑,然后将那块玉放在了摄像头前。

        “这这这是……”

        当摄像头透过玉石中间的小孔,房间中真实的一幕也终于展现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外面一直坚持到现在的朱守正终于选择了放弃思考,脸上和眼中只剩下了各种程度的惊讶。

        别说他了。

        那些声称自己是什么神仙转世的各种江湖人士也是满脸的惊讶和难以置信,一时间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唉……”

        一旁的许天琦则显得平静无比。

        无他,习惯了,三观已经刷新一遍又一遍了。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这群人的最后,一个面向温和的小和尚也同样特别平静。

        而且他看的不是直播,而是直接看的书房。

        “大家应该可以看到吧?”

        林牧鸽站在书架旁问到。

        “卧槽……”

        “这也……太热闹了吧……”

        “我天……”

        “我已经开始浑身发抖了……”

        “这是我们不付费就可以看的内容吗?”

        透过这块小小的玉石,整个书房的环境都已经变了。

        墙上挂着的是各种大红色的花朵。

        地上铺着的是无比鲜艳的红毯。

        周围在月光的映衬下竟然散发出了一丝丝清冷的蓝色光芒,把原本无比喜庆红色衬托得无比阴森恐怖,让人遍体生寒。

        林牧鸽的身前身后都围满了穿着古代服饰的灵异。

        尽管年代不同,但他们都满面春光的交流着。

        在书房的最深处,是一对新人。

        新娘身材看起来特别的娇小可人,穿着传统的红衣服,披着红盖头。

        新郎则身前带着个大红花,看起来春风得意的。

        这原本无比喜庆的一幕在林牧鸽的镜头前却显得极为阴间。

        新娘的装扮明明是浑身红色,但看多了却会觉得极为诡异,甚至比现代灵异偏爱的什么白衣白袍要更加恐怖……

        “咋都走了?”

        林牧鸽看到周围的人都先后离去,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

        “这方面我不太专业,古代婚礼有啥具体步骤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

        他想拉过一位灵异问一下,但可惜手直接穿了过去。

        “这不会是要入洞房了吧??”

        “冲!”

        “这tm也能冲?”

        “好家伙这也太阴间了吧?”

        “下面的内容鸽鸽确定不要收费吗……”

        “等等……鸽鸽把玉放在摄像头上了,那他是怎么看到的???”

        虽然林牧鸽不太懂这个婚礼的具体步骤,但是万能的弹幕还是太懂了。

        盲生们甚至发现了一些华点。

        “等等!这是入洞房环节!”

        等周围人都走光了林牧鸽才看着扭扭捏捏的新郎新娘反应过来。

        在新郎即将掀开新娘的红盖头时,他连忙把摄像头前的玉拿了下来,然后捂着眼睛急速离开了书房。

        “好险好险……”

        林牧鸽松了口气。

        “如果大家看到新娘的脸,晚上做梦会梦到的,幸亏没看到……”

        他轻笑了一声。

        刚才他甚至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环节……

        “更何况那是别人新娘子,咱们看了多不礼貌。”

        他又接了口水喝。

        “晚上做梦会梦到?而且梦到的还是别人的新娘??”

        “那不是……更好吗【狗头】”

        “我相信直播间里已经有曹贼兴奋起来了”

        “鸽鸽虽然不干人事,但三观还是挺正的”

        “所以为什么鸽鸽不用玉也能看到这一幕啊?难道鸽鸽……终于暴露了?”

        看到这样阴间又喜庆的一幕,弹幕竟然还更多了起来。

        现在刚过十一点,直播间的人数甚至也再创了新高。

        “啥玩意,各位,我就是纯纯的普通人而已,走在步行街上根本就没人会注意的那种。”

        “刚刚我虽然没用这个玉,但是我之前不是用过吗。”

        “一般身上阴气很重的人在接触到这个玉后就能多少看到点儿我们平常看不到的这一幕,明天晒晒太阳就好了。”

        “这个玉就是那货自掘祖坟的盗墓贼挖出来的,他们身上就阴气太重,所以接触到这个玉以后就能看到各种所谓的幻觉,做各种梦听到各种声音什么的。”

        林牧鸽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这块玉一边说到。

        “我能看到主要是因为我习惯了,习惯和灵异生活在一起,身上人味多少就有点儿少了。”

        他一边和周围的灵异们打着招呼一边打开了房门。

        “我没想到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这种日子前辈们觉得吓我也不太好,所以也没露什么绝活,有点儿遗憾。”

        “但通过这次直播,想必大家也都可以很直观的看出来古代灵异和现代灵异吓人的区别。”

        “希望直播间里的各位灵异们可以学习一下,各位人类们也可以了解一下。”

        “最后就祝福这对新人……百年好合吧。”

        林牧鸽侧过脸对着书房抱了抱拳,然后结束了今晚的直播。

        “林先生,辛苦了辛苦了。”

        许天琦深吸了一口气迎了上来。

        其它人还都处于三观被刷新的僵直状态中,短时间内不太方便行动……

        “还行,神清气爽。”

        林牧鸽伸了个懒腰。

        “朱先生,您真太幸运了,你家书房竟然能成为灵异的洞房,羡慕。”

        他走到满脸痛苦的朱先生身前恭喜到。

        看着他羡慕的眼神,听着他恭喜的话语,在社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朱先生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不成……

        说谢谢吗?

        “您……谢谢您……”

        “嗐,不用谢,我还得谢谢您让我在您家里直播呢!”

        林牧鸽看向了后面的各路江湖人士。

        “杨大师,你最近是不是晚上裹在被子里但也总能感觉到凉飕飕的?因为你后面跟着两只灵异。”

        “还有这位大师,你对动物是不是不太好?……我就不说啥在跟着你了……”

        他也简单的给各位算命先生算了下命。

        “林先生,我家现在……”

        “现在估计是住不了人了,里面的灵异等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才会消失,但是这种规模的聚会办这种大喜事儿,这个房子至少得空个一周。”

        林牧鸽犹豫了一下很心痛的说到。

        这要是在他家该多好?一秒钟都不用空。

        “对了朱先生,这个给你,你可以看看。”

        “不不不,不用不不用千万不用,这玉就送给林先生了!”

        看到林牧鸽硬要把那块玉往他手里塞,朱守正瞳孔震动连忙拒绝到。

        他这阳间人对这真的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啊,而且也不敢有……

        “林先生,拿着吧。”

        一旁的许天琦也叹了口气说到。

        “不是,我今天啥都没做,接您家的房子直播还那您东西,我这……”

        “没事儿!我儿子,您救了我儿子啊!”

        看到自己的正在花园里打滚的儿子,朱守正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说到。

        “我没救,您儿子本身就没啥危险……”

        林牧鸽苦笑了一声。

        “但您现在带着这块玉确实对身体也不太好,您家还有小孩儿,这么早看到这些东西以后会人鬼不分的。”

        “对啊,所以这玉,我倒贴都行啊!”

        朱守正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苦笑着说到。

        “别,要不……您家现在也住不了了,您这周先去我家住?”

        “大可不必,别!林先生太客气了!”

        一旁的许天琦一听,连忙仰天大笑冲朱守正疯狂使了无数个眼色。

        好家伙,你家不比这更阴间?

        “不了不了,南城还有挺多房子的。”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朱守正的san值告诉他只要远离林牧鸽就对了!

        “行吧,那等您回来我给您送点儿美食,然后这个玉等你您孩子长大了我再还您。”

        “好好好,谢谢谢谢……”

        朱守正狂松了一口气。

        看到这一幕,人群最后面的那个小和尚也是微微一笑,转头离开。

        “诶等等!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是不是碰到啥事儿了?”

        他还没走两步就被林牧鸽喊住问到。

        “多谢施主关心,无妨。”

        “行吧……”

        林牧鸽看着这个小和尚的背影抿着嘴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