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故意找茬是不是?(求订阅!)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故意找茬是不是?(求订阅!)

        “那……还挺有意思的。”

        林牧鸽点了点头。

        他又快速浏览了一下这个帖子。

        一开始这只是个漫画家无聊日常的水贴。

        直到有一天拍到了对面废弃小区的一号楼,然后有个水友说这个楼好诡异,大家也都评论说确实之类的。

        之后这个漫画家几乎每天都会拍一下这个楼,虽然每张照片乍一看都一样,但也让人越看越心底发毛,引起了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最后就是漫画家发现有灵异一边倒挂金钩一边偷看他的睡颜,然后录象并发现一号楼不见。

        整个事件都有照片的记录,时间上也没什么问题。

        “这事儿有人说是编的,但是我和海黄真见过那个一号楼。”

        潮院长从手机里翻出了一张照片。

        “因为我认识这个漫画家,所以这个帖子我从一开始就有关注的。”

        “有次我们正好路过这个小区,就照了。”

        他给林牧鸽指了一下。

        这是从那个废弃小区的另一面照的,整个小区哪怕是在大白天也是死气沉沉,看不到任何生气。

        “但是这个漫画家……不是画那种漫画的吗……你怎么认识的?”

        林牧鸽把手机递给潮院长后沉默了一下问到。

        “我……”

        潮院长战术深吸了一口气。

        “我……嘶……”

        “切~”

        林牧鸽肩膀上的喜羊羊玩偶撇了撇嘴。

        “林哥,今晚我带你去吧,然后到时候我在外面等你。”

        潮院长连忙转移了一波话题。

        “好,我发个直播预告。”

        林牧鸽在小破站上发了个直播预告。

        然后有在其它网站上搜了一下这个消失的一号楼。

        “林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潮院长皱着眉问到。

        在那栋楼消失之后,那位漫画家第二天就搬走了,然后对整件事情闭口不提。

        有的人甚至给他打赏让他进那个小区里看看,他也没收钱。

        给人一种他其实隐瞒了很多消息的感觉……

        “说实话,一般这种地方,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危险的。”

        “但是马哥我建议你拿点儿顺手的东西防身。”

        “或者我把喜子哥给你。”

        林牧鸽直接把刚吃饱准备在他肩膀上午睡眯一会儿的喜羊羊玩偶塞到了潮院长的怀里。

        “哎呦哎呦喜子哥,哈哈哈,不不不,我太弱小了喜子哥保不住我……”

        潮院长就像是喜子哥烫手一样瞬间弹起身尬笑着把瞪着他的李灿一又十分恭敬的交到了林牧鸽手里。

        “就是,林牧鸽,你也不怕他撑死我,你就是看我不顺眼。”

        李灿一刚想一个飞踢,但却被林牧鸽捏住了尾巴。

        “那你到时候就跟在我身后,至少你暴毙后我能捞你一手。”

        林牧鸽拍着胸脯说到。

        “……不是林哥,我今晚就是把你送到那个……废弃的小区那里,然后我不进去,我在外面等着……”

        潮院长舔了舔嘴唇说到。

        “马哥,一般几个人分头行动,是最愚蠢的操作,这也是刚刚我让你们放松的时候特地先把你和海黄分开的原因。”

        “你想想,大半夜的,你一个人待在那种地方,虽然你觉得安全,但是万一……”

        “嘶……”

        被林牧鸽这么一说,潮院长又打了个寒颤。

        确实啊……

        那些恐怖片里,分头行动的都没有好下场……

        跟着林牧鸽虽然危险但至少有个依靠,总比一个人强……

        “行,那林哥您就尽量保我不死呗……”

        “放心。”

        林牧鸽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这个地方确实挺邪门的,估计不止一只诡异生物。”

        他看着其他网站上的各种资料揉了揉眉心。

        这个帖子火了之后,好多人组团过去想一探究竟,绝大多数都是大白天进去的。

        拍了好多照片说小区里除了比正常地方凉一点儿外没啥诡异的地方。

        但也确实没有一号楼,甚至整个小区里根本没有能再放一栋楼的地方。

        只有一组胆大的人是晚上进去的。

        一张照片都没拍到,每个人都说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东西但是每个人说的又都不一样。

        反正整件事都透露着各种诡异和邪门。

        “那林哥,我晚上带你吃顿好的。”

        “行,吃顿好的好上路。”

        林牧鸽把喜羊羊玩偶放在了阳光下,然后在沙发上眯了一觉。

        下午四点多醒了之后,小破站上的视频预约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十万人。

        评论也接近两万条。

        “潮院长这种生活区的巨佬粉丝还是强啊……”

        林牧鸽揉了揉点开了评论区。

        “课代表来了!关于‘消失的一号楼’详见下面的链接!”

        “鸽鸽开始换地方攻略都市传说了吗?”

        “南城灵异:他终于走了!”

        “这个小区贼诡异,要不然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早就拆了”

        “我以前听一个算命的说这小区下面好像镇压着什么脏东西,所以千万不能拆除”

        “据说以前住在那个小区里的人全死了”

        他翻了翻评论区。

        这些传说据说什么的也就听听吧。

        以前在南城还传过南城大厦里的柠柠一天吃十个人呢。

        “喜子哥,你怎么看?”

        他拍了拍一旁拄着脸同样在看他手机评论的李灿一。

        “把我随便放在哪,我都能让那个地方变成最恐怖的都市传说!”

        “是吗,那你以前在家咋没什么作为呢?”

        “你……你故意找茬是不是?”

        李灿一用她软绵绵的脚狠狠的踢了下林牧鸽。

        “林哥,咋样,走吗?吃大餐。”

        “走吧!”

        林牧鸽简单收拾了一下后说到。

        潮院长一边开着车一边给他介绍了一下外面的美景,两人直接挑了家火锅店吃了一顿。

        在家的时候林牧鸽一直都是一个人,平常都不怎么吃烧烤火锅之类的。

        和人类共进晚餐总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

        “差不多了,我先开播给大家介绍一下。”

        “行,咱们还有二十多分钟到吧。”

        吃完饭又休息了一会儿后,潮院长开着车带着林牧鸽朝着郊外走去。

        这条路出了城区之后几乎就没有其它车了,路灯的间隔也很远。

        再加上前面就是一个极为诡异恐怖的都市传说所在地,潮院长的精神也是高度紧张。

        “大家晚上好,现在是十点多一点儿,我难得早到一回。”

        林牧鸽调整好摄像机打开了直播。

        “马哥现在正带我去那个小区,刚才我看评论区已经有同学总结了小区所有的诡异事件。”

        “我也看了,这么多事情的话,我目测,这个小区至少有五种不同的诡异生物。”

        “啥?五种?!”

        前面开车的潮院长虎躯一震。

        “放心放心,至少是五种,多了十多种都有可能,绝对不能让你白来的!”

        林牧鸽拍了拍潮院长的肩膀说到。

        “潮:完了”

        “《放心》”

        “潮院长带鸽鸽来这种地方让我莫名想起了那张鸡去肯德鸡的照片【狗头】”

        “海皇:计划通”

        “真正的放松才刚刚开始【狗头】”

        “鸽鸽会开车吗,好像没见鸽鸽开过车”

        他刚一开播,直播间的人数就突破了五万,各种弹幕礼物也是层出不穷。

        “我会开车,但是……开车没啥意思。”

        “一般我出门都坐大飞蛛的,在上面还能睡一觉。”

        他看了眼弹幕叹了口气说到。

        蜘蛛巴士的普及还需要挺长时间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再体验一回抱着大飞蛛毛茸茸的美腿在城市之中穿梭的快感了。

        “然后再说回前面哈,这个地方也是潮院长主动提出来主动要带我过来的,所以能有这期视频,大家首先要感谢马哥!”

        林牧鸽鼓了鼓掌,并把镜头对准了前面欲言又止满脸痛苦和悔恨交织的潮院长。

        “其次我再提醒一下大家,大家的城市要是有什么都市传说之类的危险地方,千万千万不要一个人去,这种未知的地方很危险的。”

        “最好等我科普一下后再去,然后去之前再问一下我。”

        他很严肃的强调到。

        毕竟铁皮铅笔的前车之鉴,哪怕是他亲身实践科普完的地方,要是不认真听的话也会很危险。

        “我现在能感受到周围的温度明显降低了,这肯定是灵异在欢迎我们!”

        林牧鸽摇开车窗兴奋的说到。

        阵阵的阴风把穿着棉绒卫衣的潮院长吹得瑟瑟发抖。

        “啊!啊啊啊!这什么!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飘过去了!啊!啊哈哈哈!”

        他关上窗,前面潮院长就惊叫了一声。

        刚才一个雪白色的身影在黑暗中从路旁陡然窜出从他们的车旁飞过。

        仅仅就是这一刹那的时间便留下了阵阵诡异的声响。

        “别别别,别激动!就是一个塑料袋而已!”

        林牧鸽愣了一下后连忙安抚道。

        “不不不不是什么女鬼之类的东西吗那个白色的它它它它……”

        “它就是一个单纯的白色塑料袋……要是鬼的话我能不知道吗……”

        “塑料袋……塑料袋……”

        潮院长深吸了一口气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切……”

        看他这个表情,抱着羊蹄坐在一旁的李灿一幽幽的叹了口气。

        “《塑料袋》”

        “塑料袋吃人事件”

        “《自寻死路》”

        “《语无伦次》”

        “塑料袋驯服野生人类珍贵影像”

        “我难以想象一会儿进小区潮院长会怎么样……”

        一排排弹幕闪过的同时,林牧鸽也看到了前面隐藏在夜幕中几乎没有任何光芒的小区。

        一栋栋空无一人的楼房整齐排列着,阴风吹过还有阵阵空洞的声响。

        一个个房间像是一双双漆黑的眼睛一样,紧盯着路过的车辆和人……

        “马哥,在这儿靠边停吧。”

        “行行行!”

        潮院长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停下了车。

        “呼!兄弟们,这种熟悉的感觉,阴气很重,神清气爽啊!”

        林牧鸽把喜子哥放在肩膀上走下车,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前面的建筑兴奋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