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每日合照√(求订阅)

        “许异,林牧鸽去那了!”

        昏暗的地下酒吧里,那只活体僵尸碰了碰今天制定了一天未来加入林牧鸽后蚕食灵异资源事务所计划的许异。

        “去哪了?”

        许异皱着眉打开手机点开了林牧鸽的直播。

        映入眼帘的就是林牧鸽兴奋的脸,以及他背后那阴森恐怖宛若深渊般的恐怖背景。

        “这是……”

        他愣了一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就是那个小区!”

        “……嗯……”

        许异缓缓点了点头。

        他当时想要发展自己地下酒吧的时候特地去过各种地方游说各种灵异,其中就包括林牧鸽现在所在的小区。

        那天晚上……

        哪怕是同为灵异的他,也感受到了淡淡的恐惧……

        “林哥,我就跟紧你吗……”

        “嗯,虽然分头行动在这种环境下是大忌,但是就像是恐怖片里,一般总的有个愚蠢莽撞的主角把灵异什么的引出来,所以你要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要自己去看看也行的。”

        林牧鸽把摄像头对准了前面的小区,先让大家简单的看一下。

        “高情商:你是主角”

        “低情商:你愚蠢”

        “这么看这个小区真的好恐怖……”

        “是啊,明明没有云彩挡着月光的……”

        “嘶……我已经缩到被窝里了……”

        “果断点儿,兄弟们再见,我等柠柠剪辑了【狗头】”

        尽管今天的月色明亮,但是整个小区周围却仿佛有什么阻隔一样,哪怕是月色也无法穿透。

        这种老式的小区里没有高楼,最高的也仅仅是四楼而已,可直视着它就让人自然而然的就生出了一种渺小的感觉……

        “好了兄弟们,我相信里面的诡异生物已经等不及想上电视了。”

        简单的拍摄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后,林牧鸽大步流星的走入了这座废弃的小区。

        “啊……”

        潮院长打了个寒颤。

        周围的温度明显比外面要低得多,而且好像还是那种无视你身上衣物的冷……

        “大家现在看直播是不是总会感觉周围的黑暗中下一秒就会有什么东西突然蹿出来?”

        林牧鸽打开了他的小手电。

        这一束光芒的出现反而更加凸现了周围黑暗的深邃。

        “这种让你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同样是灵异吓人的主要手法之一。”

        “你只需要放松而已。”

        林牧鸽啪的一声拍了拍潮院长的肩膀,把潮院长吓了一个激灵。

        “不用这么紧张的,拿着喜子哥,至少能防住别的灵异或者诡异生物。”

        “行行行……”

        潮院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喜羊羊玩偶。

        太可怕了……

        就像是林牧鸽刚才说的那样,他总感觉周围的黑暗中下一秒就会有什么东西唰的一下窜出来……

        “诶!这是水果虫!”

        林牧鸽突然眼前一亮,蹲下身从地上抄起了一只面目狰狞的虫子。

        “这种虫子当时在鬼屋里被喜子哥吸引过来过,橘子味儿的,马哥,你要尝尝吗?张嘴。”

        他吞了吞口水,然后把这只青面獠牙极为可怕的虫子送到了潮院长面前。

        “不不不,林哥你您!还是您吃比较好!”

        “行吧,这个真的美味多汁,不吃是你自己的损失啊。”

        林牧鸽弹了一下水果虫的屁股,然后一口吞到了嘴里。

        “嗯!冰凉的!像是喝了一大口冰镇橘子汁儿!”

        他对着摄像头竖起了大拇指。

        甚至打了个橘子味儿的嗝。

        “……林林林哥,我我……”

        还没等林牧鸽再具体的测评一下口感,潮院长就颤抖的戳了戳他。

        在一旁的杂草里,不知何时窜出了一只惨白的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咋了。”

        林牧鸽和那只是对视了几秒钟后,挠着头问到。

        “它……”

        潮院长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他能隔着一层裤子都能感受到那层寒意一点点的渗透到他的身体里……

        “这不野生千手吗,老熟人了。”

        林牧鸽把摄像头对准下面。

        “家里天天见,我都不想科普它了。”

        “这个抓住你的腿,是在对你表示欢迎。”

        他把那只野生千手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很常规的和它击掌,握手。

        “一般来说,一个地方能有千手和水果虫这种诡异生物,那证明这个地方的风水还是很好的。”

        林牧鸽停在了一栋楼前深吸了一口气。

        “《风水好》”

        “《老熟人》”

        “区区千手就能把潮院长吓成这样吗……”

        “有一说一,这种环境下突然窜出来一只苍白的手,确实恐怖……”

        “我想不通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期,竟然还有人类敢和鸽鸽一起出来录视频【狗头】”

        “这栋楼有什么问题吗?”

        现在已经快晚上十一点,直播间的人数也有了二百多万,差不多算是今晚的峰值了。

        “林哥,咱们要进去吗……”

        潮院长搓了搓手哈了口气。

        他看林牧鸽那些日常视频的时候,曾经还想过要养一只千手。

        但刚刚被千手隔着裤子抓住的时候,他才真切的体验到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让你感觉你整个人都瞬间变得僵硬腐朽了,碰过一遍之后他这辈子再也不想碰千手了……

        “进去。”

        林牧鸽揉了揉鼻子。

        “兄弟们,当时我看这个都市传说的时候就猜测可能是一种高超的障眼法导致一号楼的消失。”

        “现在看,确实如此。”

        他调整了一下摄像头的亮度,然后朝着前面黑洞洞的楼道走去。

        “对了,再强调一遍啊,大家一个人进入这种地方的话,一定要带个顺手的防身工具。”

        林牧鸽回过头说到,他的半个身子已经隐没在了楼道的黑暗中。

        “虽然你防不住,但至少能增加你内心中的安全感,让你不那么怕。”

        “而且……”

        “林林林哥……你……你身后……”

        外面还没进去的潮院长本能的退了两步,瞳孔震动表情惊恐。

        就在林牧鸽身后的黑暗里,一个模糊的人影竟然缓缓的从楼梯上一步步的走下!

        “弹幕护体弹幕护体!”

        “鸽鸽快回头!”

        “这是鬼吗??”

        “下了下了,等柠柠剪辑了”

        “我就不该大晚上的看这个!”

        “鸽鸽快回头啊!”

        因为林牧鸽是用自拍的姿势举着摄像头,所以直播间的各位也都同样看到了那让人遍体生寒的一幕。

        在这个早就废弃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旧小区里,一个模糊的人影正以一个极为恐怖的姿态从楼梯上无声的走下一步步的逼近着林牧鸽。

        然后就这么停在了林牧鸽的身后。

        “啊?”

        看到潮院长毫无血色的脸,林牧鸽愣了一下回过了头。

        手电筒的光芒洒下。

        就在他的身后半米的距离,有一个人顶着个极为破损的脑袋,像是电影里的丧尸般时不时的就抽搐一下,用他那没有丝毫生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牧鸽。

        苍白身体下无数血管清晰可见。

        身上还有一团团恶心的触须不断的抽动着。

        更为诡异的是,他的身体上竟然生长着各种狰狞恐怖的植物。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他的影子扩大了几倍打在后面的墙壁上,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将林牧鸽整个吞掉。

        “咕咚……”

        林牧鸽的喉结微微滚动,时间宛若静止了一般。

        随后在潮院长和直播间里所有人惊恐的眼神下,他直接搂过了那只诡异生物的肩膀,比着剪刀手自拍了一张。

        “耶。”

        一张之后林牧鸽还手动的抬起那只诡异生物长满了各种植物缠满了各种触手的手打在了自己肩膀上又拍了一张。

        “兄弟们!这种共生体诡异生物特别稀有啊!”

        他又从各个角度小心翼翼的拍了好几张照后才和眼前同样一脸懵逼的诡异生物握了握手。

        顺便摘下了他身上的一朵红花。

        “大家看这朵花的纹路,像不像一个婴儿。”

        林牧鸽把手电对准了这朵红花。

        “它叫啼哭花,每当紫外线照射到它身上它都会发出婴儿的啼哭声,可以当作闹钟。”

        “而且最方便的是它可以种在自己的身上,就只要插在你的身上随便某处伤口上,它就能钻到你体内,然后在你的皮肤表面浮现出婴儿一样的花纹,就像是纹身一样。”

        “通过婴儿的表情你可以监控到自己心率的变化,体脂以及血压等等!”

        “除了让你的体温降低以外,没有一点儿副作用的,也是难得的可以适应人类本身体温的诡异生物。”

        他兴奋的科普到。

        “我就知道……”

        “再为鸽鸽担心我就是狗”

        “潮:三观正在刷新中”

        “我已经吓傻了”

        “每日合照√”

        “《纹身》”

        “卧槽那只诡异要干什么!!”

        正介绍着啼哭花的林牧鸽丝毫没注意到身后那所谓的共生体诡异正诡异的颤动着,然后对着他缓缓张开了嘴。

        打在墙上的影子也同步的放大着。

        无数的触须正从那只恐怖的大嘴中涌出,甚至有的已经攀上了林牧鸽的身体。

        “哎呦!谢谢谢谢!”

        收起啼哭花,林牧鸽又轻车熟路拔断了身上的触须。

        “这个量回家可以半个凉菜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又撸起袖子,将手伸到了身后那只诡异大张的嘴里。

        皮肤贴着那些黏滑触须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而林牧鸽却一脸的享受,甚至在故意放缓这个过程。

        “看看现在的诡异,多客气啊,热情好客。”

        “我刚刚还想着怎么能撬开他的嘴呢,没想到人家为了科普自己主动张开了!”

        “这些触须甚至还有润滑的作用,让我的胳膊畅通无阻!”

        “多有奉献精神啊,是我太狭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