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唉,遥想当年我也……

        “嘶……”

        看着海黄的私信,林牧鸽战术后仰了一波。

        真的有老板和员工关系这么好的公司吗?

        【林牧鸽:你的意思是……让我吓一吓你的老板?潮院长?】

        【海黄:不不不,不是吓,是放松,就是想单纯的给我们老板放松放松!】

        【林牧鸽:这样啊……】

        林牧鸽敲了敲一旁的头盖骨。

        【林牧鸽:可以,相信潮老板知道一定会很欣慰的】

        【海黄:那必须的!】

        【海黄:对了林哥,你千万别和潮子说哈,我给他一个惊喜】

        “唉,老板和员工互相准备惊喜,太令人感动了。”

        林牧鸽躺在被窝里叹了口气。

        【海黄:那您啥时候有时间来我们这儿一趟?】

        【林牧鸽:明天我正好去,要不明天下午我先参观一下你们工作室?等明天下午我叫你】

        【海黄:好好好,那明天我先把我们老板支走!】

        【林牧鸽:行】

        “那正好两人一起吧。”

        林牧鸽缩在被窝里打了个哈欠。

        …

        …

        “海黄!海黄!”

        “干啥啊大半夜的?”

        小朝工作室里,潮院长很霸道的推开了他员工卧室的门。

        海黄脸色一变唰的一下收起了手机。

        “你看啥呢?”

        “我……啥都没看啊,咋的了?”

        海黄挠了挠头一脸无辜的说到。

        “啥都没看你藏啥啊?”

        “我这不……在看那种东西吗……”

        “……哦哦哦哦……”

        潮院长愣了一下后点了点手指。

        “我还以为你要整蛊我呢!”

        “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是是是,明天上午你给我出去。”

        “啊?”

        “明天上午,工作室,不许有人!”

        潮院长十分霸气的说到。

        “不是,凭啥啊?”

        “就凭我是老板,你是员工!”

        他没给海黄说话的机会就关上了门。

        “这……这啥玩意……”

        海黄挠了挠头。

        “就这老板,明天给你好好放松放松!”

        他阴笑了一声然后打开了摄像机。

        “大家好我是海黄!欢迎收看我的视频~作为一个关心老板的好员工我特地请了个大人物,明天来我家给我老板潮子好好放松放松……”

        “大家好我是潮院长!欢迎收看我的视频,众所周知啊,我是一个体贴员工的好老板,所以呢,为了给我们潮工作室卑微的员工们放松一下,我特地请了个大人物……”

        隔壁房间,潮院长也同样拿着摄像头录着片头。

        …

        …

        “前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于欣柠在空中夹着个枕头,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问到。

        “明天吧,不超过两天。”

        林牧鸽简单收拾了一下后背着书包说到。

        “早点回来,要不然小拾一想死你。”

        “嗯。”

        和三只千手一一击掌后,林牧鸽先打了个车去了糖木病院的李林宇那里接走了住在喜羊羊玩偶里的李灿一。

        “好久不见啊喜子哥。”

        候机厅里他弹了下喜羊羊的腿。

        “切。”

        “你是不胖了?这几天我看糖木病院的评分飙升,其余鬼屋根本没有任何竞争力啊。”

        “嗝~”

        李灿一用一个饱嗝回应了他。

        有了她的入驻,鬼屋的恐怖程度直接上升的一个等级。

        大家都是笑容满面的进去屁滚尿流的出来,没有一个差评。

        “这次带你来,是想找你吓人。”

        “吓谁?”

        李灿一看四下无人注意,挣脱了林牧鸽的手,翻了个身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抱着手臂踢着腿问到。

        “也是个up主,他和他的员工吧,互相关爱,同时请到了我说想让我吓一吓对方,放松放松。”

        “那你找我干嘛?你一个人不就好了吗?”

        “给你开个小灶。”

        林牧鸽看了眼自己的登机牌,再有十分钟就登记了。

        “那我还要谢谢你呗?”

        “不用谢喜子哥,都是一家人。”

        “切……”

        李灿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一旁也是人来人往,每次有人想问林牧鸽为什么拿个娃娃占座,都会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寒意,然后绕道离开……

        【潮院长:林哥,登机了没?】

        【林牧鸽:马上了】

        【潮院长:等你来了先请你吃顿饭!】

        【林牧鸽:不用不用,直接看看你的工作室吧,看完之后我布置一下】

        林牧鸽给潮院长发完消息后转头就和海黄发了消息。

        双方都想给彼此惊喜,这让他这个中间人其实也很难办啊……

        “我能把人吓死吗?”

        登机以后,李灿一趴在窗户上撅着屁股对着林牧鸽问到。

        “不能。”

        林牧鸽弹了一下他的羊尾巴。

        “唉,那我只能用一成实力了……”

        “等到了之后,我教你怎么吓人。”

        “还用你教我?”

        李灿一张开嘴在窗户上哈了口哈气,然后用她的羊蹄在上面三笔画了张微笑的脸。

        “唉,遥想当年我也……”

        “你也只是一只羊。”

        林牧鸽怕的一下拉下的窗户的挡板,抱着喜羊羊靠在靠背上闭上了眼。

        “睡一觉就到了。”

        他揉了揉喜子哥填满了棉絮的脸打了个哈欠。

        “兄弟们,我马上就要接到这位大人物了,很激动,很激动。”

        十点多,接机口,带着帽子口罩和眼睛的潮院长搓了搓手对着摄像头说到。

        他是在藏狐主任突然到访林牧鸽家里那一期开始关注的林牧鸽。

        当时他就觉得林牧鸽必火。

        一般小破站上这种有专业知识的up主都特别火。

        尽管现在他有六百多万粉丝,但粉丝增速已经开始疲软了,而现在林牧鸽还没到巅峰。

        “诶我已经看到了!卧槽……这么阳光……”

        等了一会儿后,潮院长眼前一亮,连忙调整了一下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大步走来的林牧鸽。

        乍一看,林牧鸽除了帅气之外真就和普通人没啥区别。

        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有阳光有朝气。

        “哇哇哇林哥,久仰久仰啊!”

        “别别,久仰久仰,我上厕所的时候也总看你们的视频。”

        林牧鸽挠了挠头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到。

        和活人相处嘛,他还是比较内向的。

        “这……林哥太抬举我们了,我们何德何能啊……”

        潮院长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种和人聊天的风格,不愧是林牧鸽!

        “大家看,都认识这是谁吧?今天我潮院长,作为老板,特地请林哥千里迢迢的过来,用一点儿小小小小的恐怖元素给我的员工们稍微那么放松一小下!”

        潮院长眯着眼看着摄像头说到,脸上的笑容已经止不住了。

        他甚至已经能想到海黄受到惊吓的样子了!

        “所以这期视频,非同凡响啊!”

        “怎么说林哥?”

        他又把摄像头对准了一旁的林牧鸽。

        “这是……”

        “这是录视频,录我给员工放松的视频的片头。”

        “哦哦,大家好我是林牧鸽,这次也是应潮院长的邀请来给他的员工们放松一下,潮院长对他的员工真的很不错!”

        林牧鸽竖起了大拇指说到。

        “诶对对对!我必须对我员工很不错啊,我看林哥对事务所成员也挺好的。”

        “还行吧,等下次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事务所。”

        “不不不,这个……不用不用,千万不用……”

        一听这话,潮院长瞳孔震动,连忙摇了摇头。

        这……有生命危险……可就不好了……

        “林哥,确定不吃个饭吗?”

        “不了不了,我参观一下你们工作室,然后抓紧先布置一下。”

        “行,那等晚上再带你吃大餐,我请客,必须我请啊,提前说好啊!”

        潮院长出门开车带着林牧鸽朝工作室走去。

        “喂柠柠。”

        “前辈,小拾一想你了。”

        林牧鸽手机刚开机就接到了于欣柠的视频通话。

        映入眼帘的就是小拾一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嗷嗷嗷,嗷嗷,嗷~”

        她戳着手指撅着嘴飞快的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没事儿没事儿,放心吧,我不会走的,明天就回去了。”

        “嗷~”

        “嗯,拉钩!”

        林牧鸽和小拾一隔空拉了拉钩,又安慰了几句后小拾一的脸上才重新挂上了笑容。

        “林哥,我记得你视频里说过以后会把你家那个拾一放生吧?”

        看到视频挂断,潮院长才问到。

        “小拾一的话……还是算了,她见不到我会哭的。”

        林牧鸽戳了戳拍了拍从他包里探出头的喜羊羊。

        “或者等我真找到了一族鲛人以后,再把小拾一放生。”

        “嗯,我觉得也是。”

        潮院长点了点头。

        “等会儿我先进去看看。”

        小朝工作室门口,潮院长先清了清嗓子。

        “海黄!黄哥!海黄!在不在!”

        “行,他不在。”

        确定工作室没人后,他才请林牧鸽进去。

        “有点儿乱,别介意哈。”

        “没事儿,你们工作室我记得不是还有小敖和高丝吗?”

        “他俩外出取材去了,今天呐,主要就是给我黄哥儿放松一下,让他们俩羡慕去吧!”

        潮院长搓了搓手重新打开摄像机。

        “兄弟们,我现在带着我林哥参观一下我们工作室啊,实地考察一下!”

        “都给我林哥点点关注啊!”

        他点了点摄像头说到。

        “马哥,你要是吓人的话,你会怎么设计?”

        没等潮院长先介绍,林牧鸽就反问到。

        “我啊……”

        潮院长放下摄像机。

        “就现在假装我是海黄,我从门进来,然后灯啪的一下爆开,这时候海黄肯定哎呀妈呀一声,然后从这几个卧室里窜出几只鬼就把他一顿爆吓!”

        “哦……”

        林牧鸽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笑让潮院长莫名打了个寒颤。

        “诶对了,马哥我再确定一下,你不是想让海黄死掉然后变成灵异吧?要是你想,我其实也能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