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真没想到(求订阅)

        “对,可以,很完美。”

        厂子里,林牧鸽看着眼前的一小盆血对身旁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大叔竖起了大拇指。

        他在北城已经快一周的时间了,这也是在他的指导和监督下第一盆质量合格的血。

        可以说是有革命性的意义了。

        “杨叔,那你以后就完全可以代替我的工作了。”

        “我……就照葫芦画瓢……也不能帮着其它同志干什么……”

        一旁略微有点儿中年人地中海的杨叔还有些腼腆地挠了挠头。

        他以前是厨房里掌勺的,所以在血的制造中可以很熟练地不让小喷菇的汁液很快聚集,这一点对于新手来说还是很困难的。

        “我就说老杨可以的。”

        藏狐主任也凑过来看了看这盆血。

        这些天他也尝试过很多次,每次熬出来的血都是黑紫色的。

        “确实,杨叔确实可以,那我也可以放心走了。”

        林牧鸽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了台上。

        厂子里现在每人都配一个小锅,大家几乎每天都是从早上做到晚上,很辛苦。

        “大家这一周辛苦了,就在刚刚,杨叔熬了一盆堪称完美的血。”

        林牧鸽拍了拍手说到。

        “没事儿大家该做就做,不用看我。”

        “我看好多人都就差最后一点点了,多练练就行了,反正小喷菇也有的是。”

        “现在杨叔已经能独立完成了,我也得回南城了,大家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问问杨叔。”

        “最后感谢大家能这样无私地为我们人类和诡异在未来的和平相处做贡献!”

        他简单地说了下。

        其实那天打完雪仗林牧鸽就想回去来着。

        但在大师和藏狐主任的合理劝说下他还是多下亲身指导了一周。

        “鸽鸽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我们会永远记得你!”

        “放心去吧!”

        “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你的希望!”

        “谢谢鸽鸽这一周的指导!”

        林牧鸽说完后下面也传来了阵阵掌声。

        “谢谢大家。”

        听到如此感人肺腑的祝福,林牧鸽的心中也是倍感温暖。

        其实下面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是林牧鸽的粉丝,思想都比较开放。

        林牧鸽觉得自己能永远活在这些人的心中,也是一种荣幸吧。

        “林哥,那咱们的批量生产现在就可以开始吗?用不用等雪殇花?”

        “不用,现在灵异复苏才几年,至少十年内没有这种威胁,雪殇花慢慢找就行。”

        厂子的宿舍里,林牧鸽定了一波今天下午的机票。

        家里的小可爱们想他都想疯了,小拾一更是恨不得无时无刻不跟他视频……

        “行,我再去别的山上找找。”

        恐怖大师也点了点头,看着努力熬血的大家,他的心中也生出了一丝心潮澎湃。

        到时候这家小小的工厂,可能就是人类和诡异和平共处的纪念地了……

        …

        …

        “嗷!”

        晚上九点多林牧鸽刚到家,闻到他味道的小拾一就扑了上来。

        “我也想你了。”

        他刮了刮小拾一脸上在阳光下呈现出七彩颜色的鳞片。

        “嗷嗷~”

        “放心放心,给你带礼物了!”

        林牧鸽从包里把已经休眠的雪团拿了出来交给了小拾一。

        “嗷?!”

        “对,就是专门给你带的。”

        “嗷!”

        小拾一的小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跳进了泳池里玩弄起了雪团。

        尽管她的身形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变化,但生存环境的变化明显让小拾一看起来漂亮了许多,蓝色的长发也已经快赶上柠柠一半长了。

        “别,痒。”

        林牧鸽把钻到他脖子里的小茸狐拉了出来。

        小拾二明显变胖了一点儿,几乎两天一只鸡的进食量让它不想长大都难……

        “前辈前辈!看!”

        于欣柠推开门兴奋地说到。

        “嚯!可以啊,这么活跃!”

        林牧鸽一进门就看到那只小千手在地上疯狂地乱窜,一边摇着花手一边到处跑。

        “前辈,它可有礼貌了,天天半夜敲凡卓的房门要给凡卓按摩,凡卓也老喜欢它了。”

        “那就好,我去看看房管。”

        和这只小千手击掌握手抱拳作揖后,林牧鸽敲了敲赵凡卓卧室的门。

        “不用不用!不用按摩!”

        听到敲门声,赵凡卓几乎条件反射般地说到。

        “啊……林哥……”

        看到是林牧鸽进来,刚睡醒的赵凡卓才狂松了一口气。

        自从那只小手会走后,他经常在半夜听到敲门声,挠墙声,半睡半醒之间总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想钻进他温暖的被窝。

        早上掀开被子甚至不知道下面有几只手。

        “抱歉没来得及接待你哈。”

        “没事儿没事儿!”

        “行,真爱粉就是不一样。”

        看到赵凡卓床头柜上全是笔记,林牧鸽也是欣慰地点了点头。

        “《黑点笔记》?”

        打开日记本的第一页,他战术后仰了一波。

        “这……这个是……”

        “全是我的黑点啊……”

        林牧鸽微微眯起了眼。

        不好!

        赵凡卓瞳孔震动。

        该死,要暴露了吗?

        我会不会被当场做掉?

        他不会直接把我杀掉吧……

        不行!

        我钱还没花完呢!

        本来这几天都没太睡好的赵凡卓在生与死的碰撞中瞬间清醒了过来。

        察觉到林牧鸽的表情越来越严肃,他的喉结微微滚动。

        “我去……上个厕所……”

        赵凡卓抓起手机踉跄着滚下床。

        “等等!”

        还没等他夺路而逃,林牧鸽冰冷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传来。

        “啪!”

        紧接着,三只千手就从外面晃晃悠悠地进来,两只手拉上了门,另一只咔嚓一下上了反锁。

        “砰砰砰砰砰!”

        外面小千手索命般疯狂地敲门声传来,仿佛在控诉那三只大的不等它。

        在这几簇的敲门声中,赵凡卓的额头上细密的冷汗缓缓渗透。

        狭小的房间里此时此刻他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啪!”

        “我……没想到……”

        林牧鸽从他的身后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声音中露出了一丝沙哑。

        “林哥,林哥,听我解释,我……”

        “无需多言,我都懂。”

        林牧鸽坐在床上翻着那本黑点日记叹了口气。

        “不不不,您不懂,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我真没想到你为了我以及我们灵异资源事务所能做这么多啊……”

        林牧鸽一把拉过了身旁一只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