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所以一会儿我请大家看火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所以一会儿我请大家看火海

        “兄弟们,看年兽的瞳孔,正常来说年兽精神的时候瞳孔是像是花骨朵一样的,现在它的瞳孔完全是绽放着的,这说明它还在做梦。”

        倾盆的大雨反而让周围的薄雾逐渐消散。

        借着一闪而逝的电光,大家可以在一瞬间很清晰地看到年兽那巨大的瞳孔就像是一朵绽放的花,无比涣散。

        “这场大雨大家可能觉得有些突兀,但这其实是必然的。”

        “刚才强调过很多遍了,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那种诡异植物的花粉是液态的,就像是水蒸气一样逐渐变成云,然后太多了就会下雨。”

        “这与其说是在下雨,不如说是在下它的花粉,更方便它对年兽的控制。”

        林牧鸽随意地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

        “呼!”

        看到林牧鸽此时此刻竟然还在科普,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前面被控制的年兽直接冷哼了一声。

        一阵粗壮的气旋差点儿将林牧鸽整个人吹走。

        “兄弟们,看东道主多好客,知道下雨天冷,还给我来阵暖风。”

        林牧鸽看向了身后的村民。

        “商量个事儿怎么样,你不就是想让我怕吗,年兽就够了,这些村民你让他们回去,怎么样?”

        “公平一点儿,我和她,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她是刚出生一个月的灵异,我们俩加一起,对你的年兽,你让这些村民都回去睡觉,别在这里淋雨。”

        他的语气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些村民们各个看起来都年老体衰,在这种阴气十足的地方生存本来就很是艰难了,再淋一场雨哪怕是个小感冒都有可能直接把人送走。

        “鸽鸽现在不能逃跑吗?”

        “鸽鸽现在想想自己啊!想那些村民干什么!”

        “鸽鸽这种算是绝境了吧,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周围的游魂上吗?”

        “不能吧,鸽鸽不是说年兽是杂食的吗,会吃诡异的!”

        “那这完全就是死局啊!”

        “绝望……”

        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多。

        直播间里的人数也重新冲破了七十万。

        一大清早刚起床就看到这种场景,所有人的心底都是一凉。

        瓢泼的大雨中,林牧鸽的身前是宛若神明的年兽,身后是无数跪拜的村民。

        这仿佛只能出现在那种史诗电影中的一幕中,处处都透露着绝望……

        尽管看不到,但所有人似乎都能从滂沱的大雨之中窥探到空间中无数厉鬼的哀嚎。

        “很好。”

        林牧鸽说完后整个时间似乎都静止了几秒钟。

        随后他身后的村民们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深深的看了林牧鸽一眼后,僵硬又整齐的朝着村庄内走去。

        “呼……”

        一旁的麦钰然也缓缓的站起身,大口的呼吸着。

        她身上的白色衬衫在大雨的洗礼下紧贴着她苍白的皮肤。

        棒球帽下的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刚才她突然有一种心脏被什么东西捏住了的感觉,恐惧又绝望,仿佛下一秒就会魂飞魄散般……

        “可以,你想怎么玩?”

        林牧鸽把手搭在了麦钰然的肩膀上。

        本想躲过的麦钰然眉头一皱。

        一股莫名的力量感让她的脸上竟然逐渐多了一丝血色。

        “明白了。”

        看到年兽的表情,林牧鸽抿着嘴点了点头。

        “兄弟们,这段时间一直给大家讲食物心理学,很多人说我残忍,然后现在……我也变成食物了。”

        “我目前并没有散发出一丁点儿对那种诡异植物的恐惧,这是对它的侮辱,所以我就相当于一块……没有加工的肉,我的对手想要把我做熟。”

        “大家都看过我做蛛丝吧?目前的情况呢,我就是桀骜不驯的蛛丝,这只被控制的年兽就是我,我们需要来一场绅士的决斗了。”

        “嗯……决斗的过程我就不直播了,但大家相信我,它是打不过我的。”

        林牧鸽犹豫了一下后说到。

        “别啊!!!”

        “鸽鸽不会是怕我们担心才关掉直播的吧!”

        “鸽鸽别逞强!”

        “食物心理学……竟然这么残酷的吗……”

        “在这些强大的诡异面前……人类才是食物吗……”

        “鸽鸽不直播是怕暴露什么吗?”

        听到林牧鸽要关掉直播,弹幕瞬间布满了屏幕。

        “大家放心,我和麦钰然必胜的。”

        林牧鸽对着摄像头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然后毫不犹豫地关掉了直播。

        “嘶……”

        家里通了宵的赵凡卓看到直播间的黑屏嘭的一下倒在了床上。

        “最精彩的部分怎么没了……”

        “林牧鸽怎么可能打得过那只大年兽啊!”

        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

        怎么最关键最热血的部分……不播了?

        “不会真的是场面太血腥林牧鸽想死的体面点儿吧……”

        赵凡卓给电脑充上电眯着眼想到。

        林牧鸽和蛛丝对打完全就是十零开,现在面对年兽他就是他自己手下的蛛丝,根本没有一丁点儿希望获胜啊……

        “真的有希望吗……”

        同样通宵的藏狐主任深吸了一口气。

        无论是林牧鸽自信的表情还是平淡的语气,都透露着一种无可战胜。

        但是……

        林牧鸽凡人之躯怎么能战胜得了年兽啊……

        哪怕加上已经不是人的麦钰然也几乎看不到任何希望啊……

        “所以老林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啊……”

        藏狐主任打开窗吹了下外面的冷风。

        心中同样也凉了半截。

        不止是他。

        刚才目睹了年兽真容,听完林牧鸽比喻的所有人心里都凉了半截。

        如果这场战斗真的像是林牧鸽和蛛丝,那完全就是你死我活啊……

        至于谁死谁活……

        “林牧鸽不想直播自己的死亡”瞬间登上了小破站的热搜榜。

        “一会儿你去和它单挑。”

        确定直播已经关掉后,林牧鸽看着麦钰然很认真地说到。

        “稍等哈,我们准备一下,商量一下战术。”

        他先冲一旁并不着急的年兽摆了摆手。

        “长话短说,我给你简单科普一下,你不需要理解,只需要相信我。”

        “像是你这个品种的灵异,是吃恐惧的,我越是怕你,你就越强。”

        “而我,可以控制我的恐惧,也就是说,我可以让你……无敌。”

        滂沱的大雨中,林牧鸽直视着麦钰然的双眼平静地说到。

        “你感受一下。”

        他的喉结微微滚动。

        “恐惧……”

        隆隆的雷声在厚重的乌云中尽情翻滚,后面的野山上无数树木在狂风之中招摇欲坠。

        但此时此刻,麦钰然却感受到了一种冰冷的炽热。

        就像是零下三十度里你暴露在空气中的肢体那样,感觉不到冷,只有一种不真实的热。

        就像是沸腾的水刚接触到你的皮肤那样,在第一时间有一瞬间不真实的冷。

        “咕咚……”

        麦钰然缓缓抬起手。

        在这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那种名为恐惧的力量源源不断地从林牧鸽的体内散发……

        一种……无敌的感觉甚至让她的眼前出现了阵阵恍惚与不真实。

        “就是这种感觉,所以你被强化了,上吧!”

        林牧鸽拍了拍麦钰然的肩膀说到。

        “……好。”

        麦钰然深深的看了眼林牧鸽,然后将心中的全部疑问都暂时压了下去。

        哪怕林牧鸽说得是假的,她现在已经死掉了,还能再死一次不成?

        更何况她从内心深处真的真切的感受到了恐惧的力量。

        “呼……”

        林牧鸽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正常来说,麦钰然吃的是他的恐惧,所以应该只是面对他有力量。

        但这个力量,同样可以作用在那种“无生命”的物体上的。

        比如麦钰然吃了他的恐惧,强大到可以轻松捏碎一块石头。

        但那块倒霉的石头恐惧她了吗?

        显然没有,但是她面对没有怕她的石头依旧可以展现出吃林牧鸽恐惧才得到的力量。

        而眼前这只梦游的年兽,就相当于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这就是林牧鸽胜券在握的资本。

        这个理论还是稍微复杂的,所以他刚才并没有和麦钰然说得这么具体。

        “放心,有我。”

        林牧鸽拍了拍手,然后轻笑了一声对着年兽竖起了中指。

        “吼!”

        年兽猛甩了一下身上的雨水,让乌云都抖动了三分的吼声仿佛是十万天兵从天而降般。

        “放心,有我!”

        林牧鸽又说了一遍。

        尽管他面无表情,但麦钰然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极为纯粹的恐惧不断的注入到她的体内。

        她感受到了力量,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手撕了眼前的年兽。

        “主动进攻就行,你现在无敌。”

        前面的年兽按兵不动,就像是林牧鸽面对蛛丝的时候从来不会主动进攻一样。

        但真正的猎人,往往都已猎物的姿态出现。

        “好!”

        麦钰然深吸了一口气。

        在年兽那嘲弄的目光下,她撸起衣袖,攥起拳,抬起胳膊。

        一道闪电划过,她甚至没有年兽一根须子粗的手臂挥出。

        紧接着一阵雷声响起,年兽小山般大小的身体轰然侧翻在地滚出几十米远。

        身上的肉肉眼可见的duang~了一下。

        周围的雨水在一瞬间就被震散成了更小的水粒砰然散开。

        “这……我……”

        这一拳下去,别说是被打的年兽了。

        就连麦钰然自己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刚才虽然的确能感受到自己有变强,但心中也并没有完全相信林牧鸽。

        只是抱着一丝反正我也是死人了不会再死一遍的心态。

        没想到……

        “内啥,瞄着它的屁股踢一脚,别太用力。”

        林牧鸽轻描淡写的说到。

        麦钰然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别样的光芒,试探性的飞跳了一下就窜出了十几米远,然后一脚提到了年兽的翘臀上。

        “嗷~~~~”

        这一脚下去,年兽的嘴里瞬间传来了一阵不符合它身体的销魂声响。

        整个身体都宛若触电了一般弹射了起来。

        涣散的瞳孔就像是即将被触碰到的含羞草一样缩了起来,一脸懵逼。

        “好了,它已经醒了,那种诡异植物也控制不了它了。”

        林牧鸽拿起一旁的摄像机。

        这场战斗持续时间甚至连一分钟都没有。

        “小老弟儿,我刚才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让你意识到你自己是渺小的,但我觉得……还是这种方法最暴力最简单。”

        “因为它能让你知道,我,区区一个人类,淋一场雨就可能感冒的人类,是可以多么轻松的解决掉在这里高高在上的你。”

        林牧鸽说话期间,前面的年兽还在一脸懵逼的发呆,而身后雨水下的麦钰然瞳孔则逐渐涣散起来,僵硬的手臂缓缓的攥起了拳头。

        “啧,你先别闹,我搁这儿训话呢,你这这么大个人……咋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林牧鸽看着麦钰然直接从自己胸前穿过的手臂愣了两秒钟,然后换了个地方。

        “刚才说到哪了……”

        “啊对,就我们人类,你别以为……”

        麦钰然的拳头再次从他的胸前穿过。

        “……你……”

        林牧鸽叹了口气回过头。

        他现在根本就不怕麦钰然,所以麦钰然面对他甚至连个实体都没有……

        “嘶……你被它蛊惑了啊……”

        看到麦钰然的瞳孔,林牧鸽哈了口气然后猛弹了一下麦钰然的太阳穴,砰的一声。

        这一弹下去,麦钰然就像是刚才的年兽,激灵了一下瞳孔瞬间又缩了回去。

        “抵制住自己的欲望,我知道恐惧很好吃,但不能贪。”

        “刚才的经历……你就当是一场梦吧,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林牧鸽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举着摄像机绕过了还在持续懵逼甚至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年兽。

        “兄弟们!早上好!”

        “战斗历经千辛万苦已经结束,破局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拍一下年兽的屁股让它醒过来就不会被控制了。”

        林牧鸽再次打开了直播。

        刚才他关掉直播是因为他控制恐惧的手段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而且这么早让家意识到灵异战斗起来有多可怕,太早了,太早了……

        “《千辛万苦》”

        “我就知道鸽鸽没事儿!!!”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鸽鸽现在其实已经变成灵异了【狗头】”

        “刚才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吗!!!”

        “为什么麦钰然的表情那么复杂……”

        “总感觉刚才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直播间的人数在林牧鸽重新开播后立刻突破了一百万。

        看到林牧鸽安然无恙,身体完整,大家都松了口气。

        “其实过程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但也不轻松。”

        “我能获胜的主要原因就是这只诡异植物太骄傲了。”

        林牧鸽抬起头,看向了村子祭坛后面的那片荒山。

        “你在这个村子里为非作歹的时间太长了,太自大了,就像那只井底的蛤蟆,当然你也没机会去欣赏外面更广阔的世界了。”

        他轻笑了一声说到。

        “大家还记得我说过会怎么处理那些伤人的灵异吗?”

        “这种诡异植物在年兽村控制了这么多村民这么多年,我很难说服自己放过它。”

        “所以一会儿我请大家看火海。”

        林牧鸽对着摄像头平静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