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你这能拉啊

        “瞳孔涣散,它在做梦。”

        林牧鸽把年兽眼皮放下来之前,又借着它那漆黑明亮的大瞳孔当成镜子整理了一下因为早上起太早所以略显凌乱的头发。

        把那个厚重的眼皮又放下来后,林牧鸽冲一旁表情严肃麦钰然点了点头。

        然后掰开了年兽的胡须,靠在它露出了一颗大白牙上比起了剪刀手。

        “每日合影√”

        “这就是年兽吗?”

        “太大了吧,感觉差不多四五只大飞蛛的体型……”

        “体型大小排序:大飞蛛<年兽<章鱼哥”

        “小姐姐表面镇静内心震惊”

        “麦钰然: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周围那种灰色的雾气逐渐变淡,但光线依旧很是模糊。

        有一种黎明前的黑暗,让人莫名感到压抑。

        除了林牧鸽。

        “不用这么拘束,上来玩啊。”

        他拿过摄像机,然后冲麦钰然招了招手。

        “兄弟们,这只大可爱的学名叫做尸魁,魁梧的魁,因为它真的很魁梧,这个样貌确实和传说中的年兽有那么几分相似,所以我决定以后就叫它年兽了。”

        “它是卵生动物,年兽蛋特别大,感觉和恐龙蛋差不多大小,烤着吃特别香,足够七八个人吃了。”

        “然后年兽本身是杂食,诡异生物和活着的生物全都吃,非常危险,很凶猛,所以它本身的肉质也很鲜美,一般像是这种杂食的,比如章鱼哥之类的,肉都挺好吃的。”

        林牧鸽舔了舔嘴唇,看着年兽那健壮的肱二头肌和肥美的大爪子,喉结微微滚动。

        “它的爪子可以清蒸,这个腿可以烤,我喜欢七分熟的。”

        “但是年兽的骨头是最好吃的,因为年兽也是诡异生物,所以它的骨头一遇到火就会变得酥脆,而且骨头里面有那种骨髓和油,你再撒点儿辣椒,吃起来贼香。”

        “内脏什么的就看大家自己的喜好了,我不喜欢吃,肝啊肾啊之类的,我有点儿接受不了那个味道。”

        “然后年兽的血是蓝色的,味道没有什么腥味,比较适合做成血肠,或者年兽血粉丝汤之类的。”

        林牧鸽一边在年兽的身边转着一边解说到。

        时不时地还拍一拍年兽的身子,就像是那个瓜摊卖西瓜的会拿起一个西瓜拍一拍一样……

        “但是目前来讲年兽还是挺稀有的,这只还是以保护为主吧。”

        林牧鸽叹了口气。

        未来这种尸魁的境遇和现在的猪差不多,都是被圈养的,过年的时候杀一只全村儿的妖魔鬼怪一起吃,其乐融融的。

        但现在看样子,这只尸魁竟然还是被供奉的样子……

        真是令人感慨万千啊……

        “《我是学习主播》”

        “舌尖上的科普”

        “《保护为主》”

        “被鸽鸽说得我都有点儿饿了……”

        “古人:早知道年兽能吃我们就不用鞭炮驱赶了【狗头】”

        “大家看麦钰然的表情”

        “哈哈哈小姐姐接受能力这么强现在都看呆了”

        一排排弹幕闪过。

        麦钰然站在原地,面无表情,或者说是表情呆滞,眼神时而恍惚时而复杂。

        尽管她觉得自己既然已经变成鬼了,那这个世界上估计很难再有她不能接受的东西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中就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驱使着她来到这里,而她又本能地对这种感觉感到恐惧。

        但就是这么一个让她发自内心感到恐惧和抗拒的地方,林牧鸽看起来竟然比旅游还要放松……

        现在甚至还在尽心尽力地去科普……年兽的吃法??

        还把年兽的鼻子当成了滑梯,而且看林牧鸽的样子,年兽的毛发好像还真的非常顺滑……

        麦钰然闭上眼揉了揉眉心。

        林牧鸽越是表现得轻松快乐,她的心中就越是有一种淡淡的心悸。

        “呼……”

        一阵阴风吹过,她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回过了头。

        当看到后面是什么后,麦钰然的心中一惊。

        就在他们的身后,祠堂的下面,年兽村的全部村民们都宛若行尸走肉一般站在原地。

        无声无息的出现,直愣愣地盯着他们。

        “别慌,他们在梦游。”

        林牧鸽举着摄像头说到。

        “兄弟们,刚才看到尸魁的时候我差不多就知道年兽村为什么这样了。”

        “年兽的粪便,会催生一种有灵智的诡异植物的生长。”

        “这种诡异植物的花粉是液体的,会变成雨水落下来,然后让频繁接触到的人产生幻觉,让那些人不自觉地靠近这种诡异植物,就类似于梦游。”

        他冲麦钰然做出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然后大步流星地来到了村民们的中间。

        “这种梦游其实很健康,它能让你的精神进入深度睡眠的状态,然后身体运动起来。”

        “让你在悄无声息的时候减肥运动,醒来之后再配合鬼压床恢复一下身体,可以说非常健康了。”

        林牧鸽平静地科普到。

        那些村民们虽然一动不动,但眼睛却一直盯着他。

        眼球甚至随着他的运动而转动。

        蒙蒙的灰色雾气中,这一幕极为诡异……

        “很好,很配合。”

        林牧鸽把摄像机放在了一个村民抬起的手上,然后像是刚才照年兽一样用他的小手电照了照另一个村民的瞳孔。

        “我觉得可以报警了,让年兽村的村民们整体搬迁一下,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活人居住了,开发成一个灵异旅游区还是不错的。”

        “人类在这里长时间和诡异生存在一起身上的阳气会变得极为微弱,最后变得半人半鬼的。”

        他沉默了一下说到。

        “那年兽村可以通过血脉影响自己后代的原因是什么?”

        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麦钰然走到林牧鸽身旁问到。

        她所调查的就是这件事情的真相。

        尽管三观正在被疯狂刷新,但还是不影响她独立的思考。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类似于集体梦境,等一会儿我给各位科普一下那种诡异植物。”

        “现在我们需要……”

        “啪!”

        就在林牧鸽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旁死死盯着他的村民啪的一下拉住了他的胳膊。

        “小心!”

        麦钰然脸色一变。

        下一秒,又是一个村民挥舞着一柄大柴刀,刀锋直接穿过了麦钰然的身体将林牧鸽的脑袋应声砍掉。

        周围的全部村民都像是活了过来一样。

        刚刚机械般的呆立不动,现在各个又极为熟练地掏出了十八般武器,举着各种农用器具朝着林牧鸽身上疯狂刺去。

        短短几秒钟,林牧鸽的身体就面目全非了起来,无数血洞中鲜血汩汩流出,场面看起来极为恐怖。

        “???”

        “这些村民……”

        “卧槽这真的必死无疑了吧……”

        “快报警快报警!”

        “麦钰然根本拦不住啊!”

        “太绝望了吧!”

        “撤了撤了我不敢看了!”

        无数的村民机械般地穿过了麦钰然的身体,蜂拥着聚在了林牧鸽的身边。

        刚才还在科普年兽怎么吃的林牧鸽转眼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一幕,在摄像头晃动下的直播中,让所有人一时间都肠胃翻涌难以置信。

        “别怕兄弟们!”

        “不要慌!”

        浑身鲜血的林牧鸽举着自己的脑袋大声说到。

        “都是假的,都是幻觉,都是做梦!”

        他无视了周围村民们的疯狂输出,然后把自己的脑袋奋力一扔,刚好被麦钰然稳稳接住。

        “快撤出去,我解说一下!”

        林牧鸽咳出一口血沫有些激动地说到。

        纵使麦钰然接受能力极强,在刚才那一瞬间也是几乎本能的想把林牧鸽的脑袋再扔回去。

        “你也是死人?”

        “是啊。”

        “呸!不是啊!我是活人!”

        林牧鸽清了清嗓子说到。

        可能是刚才那个村民的柴刀不够锋利的原因,所以他脖子和身子的切面并不算完美,还是露出了一些白色骨头渣的。

        “把我放下就行。”

        缓了口气后,林牧鸽冲表情苍白的麦钰然说到。

        “谢谢,难得见到接受能力这么好的诡异,可塑之才啊。”

        他对麦钰然挑了挑眉,以示鼓励。

        然后滚了个圈儿看向了前面已经围成了一团的村民。

        “兄弟们,这是那种诡异植物的反击,很好,这种有血性的植物我很喜欢。”

        “目前各位看到的都是幻觉,我没有死,村民们也还在睡觉。”

        “但是这个幻想比较逼真,我好久都没有看过这种5d电影了,没想到今天能在年兽村有幸享受到。”

        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疯狂输出,林牧鸽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赞许。

        “《5d电影》”

        “我就知道鸽鸽不会有事的”

        “我错过了什么……刚睡了两分钟怎么鸽鸽就剩个脑袋了……”

        “真的都是幻觉吗……”

        “有没有可能……这才是鸽鸽的本体……”

        “鸽鸽有没有可能早就死了……”

        现在还在林牧鸽直播间里的,都称得上是真爱粉了,几乎林牧鸽的各种直播也都没落下,三观已经被反复刷新了一波又一波了,甚至在某些瞬间能勉强能达到和林牧鸽暂时同频率的程度。

        虽然林牧鸽已经到了现在这种模样,但大家竟然瞬间就接受了。

        弹幕上甚至还有在玩梗的。

        这一幕看得麦钰然是头皮发麻,三观震碎。

        她本以为直播间里绝大多数人都会和她一样震惊和难以置信,但没想到震惊和难以置信的……

        只有她一人……

        “这个世界都已经变了吗……”

        麦钰然深吸了一口气,解开了身上白色衬衫的第一颗衣扣。

        衬托着她纤细大长腿和几乎完美腰身的黑色牛仔裤裤带也松了松。

        哪怕是这样,一时间她也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差不多了兄弟们,这个诡异植物已经意识到我们意识到这是假的了,它还是不蠢的。”

        “它的花粉是液态的,刚才的晨雾里就有大量它的花粉,我们目前身处雾气之中,所以这次的假戏才能被做的这么真。”

        “让它把我们拉入幻境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在向我们示威,告诉我们这是它的地盘,让我们注意点儿,哈哈,多可爱,躲逼真。”

        林牧鸽欣赏着村民中间他横飞的各种残肢断臂和身体器官,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这不比什么脑残偶像剧啥的好看多了?”

        他话音刚落,周围就渐渐多出了一层薄雾。

        几秒钟后,伴随着摄像头画面的一阵模糊,林牧鸽再次出现在了村民们的中间。

        只不过这次他的身体完整,周围的村民们也还是呆立在原地。

        “感谢东道主请我们看的电影。”

        “别动,我们马上去找你。”

        林牧鸽对着空气说到。

        “别!”

        一旁的麦钰然突然喊了一声,冷汗唰的一下从她苍白的脸上流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而在她的身后,那些身体僵硬的村民们都整齐的跪在了地上。

        “嚯……”

        林牧鸽微微后退了半步。

        那个刚被他科普完怎么吃的年兽,晃了晃脑袋缓缓站了起来。

        它身上暗青色的毛发无风自动着,小山般大小的身体光是站起身就给人一种极为恐怖的压迫感。

        下面的村民五体投地,林牧鸽站在中央。

        在淡淡薄雾的衬托下,年兽站起身能有三四层楼高的双目直视着林牧鸽,厚重的吐息冰冷得似乎要将空气都冻结。

        这一幕震撼的令人难以形容。

        “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跳得好快……”

        “我也是,那种心悸的感觉”

        “这个局怎么破……”

        “鸽鸽太浪了啊……刚才就该走的……”

        “这个光靠理论知识走不掉的吧……”

        “可以的吧,上次章鱼哥鸽鸽不但走了还顺走了人家的一块肉。”

        “轰!”

        一排排弹幕闪过的同时,一道刺眼的电光闪过。

        紧接着一连串的雷声翻涌而过。

        刚能看到一丝晨曦的天空瞬间就被厚重的乌云所覆盖,豆大的雨滴啪啪落下。

        “啪!”

        林牧鸽默默打开了它的小手电,尽管光束纤细,但却极具穿透力,唰的一下就照在了年兽的瞳孔上。

        “怪不得……”

        他眯着眼看了下。

        一般这种尸魁都是好吃懒做的,睡着了哪怕是世界末日也叫不醒,所以能被当成猪圈养起来。

        “兄弟们,这个年兽,是被那个诡异植物给控制了。”

        “那种诡异植物……一般来说,没有这么大能量,控制不了年兽甚至后面的村民,但是年兽的粪便很有营养。”

        “所以它能做到这种地步,可见这只年兽拉得有多多了。”

        “你真能拉啊。”

        林牧鸽举着摄像机,对年兽竖起了大拇指,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赞许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