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科普诡异:你管这叫学习主播?!(怪异复苏:你管这叫正经科普?!)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

        “千魂其实是一种很友善的诡异,它控制不了台风,刚才台风风向的改变只是小段气流的改变,并不是整个台风风向的改变。”

        “它去抓鱼了,一会儿还会回来的,它的好奇心特别强。”

        林牧鸽看着千魂窈窕的背影舔了舔略有些干涩的嘴唇。

        “台风眼的直径大概有四十公里,我们现在在这里非常的安全。”

        “我来带大家欣赏一下美丽的景色。”

        他躺在空中,把摄像头对准了天空。

        点点的繁星闪烁,一轮弯月清朗。

        尽管林牧鸽摄像机比不了那种专业照相的,但奈何他离得太近了,仿佛只需要站起身就可以轻松触摸到星星和月亮一样。

        “对了,刚才没和大家说,就是刚才我的身体不是各种跳舞吗,不关我事儿哈。”

        “那时候我把我的身体暂时交给了游魂控制,我也真没想到它们那么会跳。”

        “这里不建议大家把自己的身体轻易交给游魂,它们指不定会干什么,比如在一百多万人面前跳舞。”

        林牧鸽看向了反馈屏。

        “嘶……等等……”

        他揉了揉眼,“这是几个零……”

        在弹幕的提醒下,他定睛一看,直播间可不是一百多万人,而是一千多万人。

        “嘶……”

        林牧鸽战术翻滚了一波坐起身。

        “呃……也就是说……我刚刚的……就是……一千多万人看到了我刚刚带着粉色的海帽……被迫跳舞?”

        他的声音产生的阵阵颤抖。

        与此同时,一旁的千魂叼着只活蹦乱跳垂死挣扎的大鱼,正爬行着朝着林牧鸽靠近着。

        那双大眼睛对着他一眨一眨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若隐若现的弧度。

        毛茸茸的兔子耳朵一颤一颤,本来应该是手臂的地方,两只滑腻的触手很涩地扭动着。

        翘臀上的小尾巴恨不得翘到天上去。

        在这么多违和中,最违和的当属那身jk制服。

        “呃……兄弟们,千魂的这个动作也会根据你内心最深处的xp来模拟的。”

        “但是!但是!兄弟们,这只千魂有问题!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这种姿势这种动作!”

        林牧鸽愣了一下,喉结微微滚动,连忙换了个位置。

        “是你有问题还是千魂有问题?【狗头】”

        “《这只千魂有问题》”

        “鸽鸽,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内心最深处的xp真的是这样的?【狗头】”

        “鸽鸽别解释了”

        “这可是一千万人的直播间哦【狗头】”

        “虽然但是,千魂怎么这么美”

        “????竟然有人xp和鸽鸽一样?”

        “等等……浑身毛茸茸的兽人的话……大家还记得鸽鸽给柠柠买的那身兔子连体睡衣吗?”

        一千多万人的直播间,虽然只有一半是林牧鸽的老粉,但弹幕上却异常活跃。

        老粉们在直播间里都自然而然的有一种归属感,都想迫不及待的展现一下林牧鸽直播间的独特风格。

        “!!!”

        在家看着直播的于欣柠双眼瞬间绽放出了两道“原来如此”的光芒。

        “小汝小汝!前辈喜欢这种可爱的,毛茸茸的兽人!”

        “然后前辈送我的第一个礼物就是可爱的,毛茸茸的连体兔子睡衣!”

        “所以……前辈喜欢我?!”

        于欣柠捂着嘴一脸的惊讶和难以置信,整个人都飞到了空中。

        看得一旁的小拾一一愣一愣的。

        “哎呀哎呀~前辈怎么暗示得这么明显呢~”

        “人家是鬼啦~还没准备好呢~”

        “嘤嘤嘤~”

        她捂着小脸在空中飘来飘去的。

        时不时地还和路过的千手几个掌。

        “她怎么了?”

        “不知道。”

        “怎么跟要活似的。”

        三只千手面面相觑,无声地交流着,然后摇了摇头继续饭后遛弯儿。

        “林牧鸽的口味竟然这么重的吗……”

        下面屋里的赵凡卓看着他截图截到的千魂,眯着眼靠在了身后的床板上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毛茸茸的身体……

        这滑腻腻的触手……

        这……

        但说实话……组合起来好像并没有那么难看……

        “呸呸呸!想什么呢!”

        赵凡卓打了个寒颤,使劲儿揉了揉眉心将自己心中那一丝丝罪恶的想法直接扼杀在了摇篮里。

        “这个算是黑点吗……”

        “虽说人的xp是自由的,但是……”

        他皱着眉沉思着。

        “好了,你可以走了。”

        思考了一会儿后,赵凡卓掀开了被子放走了那只给他按摩的小千手。

        “兄弟们,咱们不如欣赏一下美丽的景色,我好不容易爬上来的。”

        林牧鸽重新将摄像头对准了美丽的夜空。

        “好家伙……一千万人……”

        他又偷偷确认了一下。

        今年可是跨年夜,他爬台风的过程刚开始看可能会很新奇,但说看时间长了确实有点儿无聊。

        再加上今天还有官方的跨年直播,林牧鸽着实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弄得他怪紧张的……

        “不是兄弟们,这个千魂它真的有问题,而且它真的会变的。”

        “变成这样真是它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林牧鸽看了眼一边吃鱼一边冲他抛媚眼的千魂,越想越感觉在一千多万人面前暴露这种东西很尴尬,于是再次解释到。

        “稍等哈,我给大家演示一下,再给它一次机会好吧?”

        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把摄像头对准了千魂。

        双眼也和千魂对视了起来。

        “嘭!”

        繁星的闪烁下,璀璨的月色中,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

        随后千魂飘然的身体逐渐发生了一丝丝变化。

        “呼……大家看,它已经重新扫描我心底的性癖了,这回应该是正常人类,咱们再给它一次机会。”

        林牧鸽颤抖地长舒了一口气。

        在他以及直播间所有人的关注下,千魂的样子缓缓变成了……

        穿着jk的藏狐,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大大的。

        “嗯???”

        看直播的藏狐主任心底一凉。

        “????”

        “好家伙,更刺激了【狗头】”

        “《再给它一次机会》”

        “千魂:那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狗头】”

        “我笑不活了”

        “越描越黑”

        “鸽鸽,直视自己的内心吧”

        整个直播间在静止了几秒钟后,弹幕瞬间爆发,甚至让林牧鸽的直播画面都出现了一丝卡顿。

        “不是!它在干什么!给它机会它不中用啊!”

        林牧鸽脸色一白,随着他心境的变化,千魂的身形再次变化。

        “嘭!”

        藏狐嘭的一下变成了穿着情趣圣诞老人装的章鱼哥。

        “这都……”

        林牧鸽瞳孔震动。

        “嘭!”

        章鱼哥变成了穿着露胸女仆装的鱼人。

        “嘭!”

        鱼人变成了穿着黑丝的千手。

        “嗯???”

        家里三只路过的千手心底一凉,所以他每次和我们击掌都是在……

        “嘭!”

        千手变成了大喷菇。

        “嗯???”

        快乐摇摆的大喷菇心底一凉,所以他每次榨我汁都是在……

        “这都啥玩意!”

        林牧鸽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将摄像机挪走。

        满脸的难以置信。

        “《给它机会它不中用啊》”

        “我看不懂,但我大为震撼”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

        “这也太怪了吧【狗头】”

        “没想到连千手和大喷菇也……”

        “信息量过大【狗头】”

        林牧鸽这一波自爆式的科普诡异,竟然让直播间的人数再次增长了一波。

        “啊兄弟们!我明白了!”

        他恍然大悟的拍了拍头,然后连忙把摄像头再次对准了自己。

        “兄弟们,虽然我现在看起来是孤身一人,但我周围不是有好多游魂老哥吗?”

        “这个千魂最开始有可能是根据那些游魂老哥的xp变的,真的和我没有一丁点儿关系啊!”

        林牧鸽满脸诚恳的解释到。

        “马上就要跨年了,这里也祝大家新年早生贵子,百年好合!”

        “在今年最后的时刻,我们可以一起在台风眼中欣赏空中的美丽景色作为一年的收尾。”

        “大家也可以把自己的新年计划和目标打在公屏上!”

        他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见已经是十二点五十,今年只剩下最后十分钟的时间了。

        “鸽鸽转移话题还是有一手的【狗头】”

        “但这个景色真的好美”

        “这是我看过最有意义的一次跨年直播了”

        “一月三十一日前我要脱单!”

        “那是流星吗?!”

        “流星!”

        “是流星雨!”

        “嚯,还真是。”

        林牧鸽愣了一下,然后又向上飞了几十米。

        因为台风的原因,正片天空都是万里无云的。

        在林牧鸽这样的高空视角,大家可以没有任何遮挡的看到天边无数流星滑落。

        在今天仅剩下的最后几分钟里,地球迎来了一场绝美的小型流星雨。

        “大家快许个愿!”

        林牧鸽和坠落的流星自拍了一张后连忙说到,然后闭上了眼,面对着流星雨的方向双手十指相扣。

        直播间间的弹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

        尽管大家在天南地北,但是在此时此刻都因为缘分汇聚到了林牧鸽这个小小的直播间里。

        面对着画面中高清的流星,所有人都带着对新年的期盼闭上了眼。

        “我希望前辈新年百事百顺!”

        家里的于欣柠给林牧鸽截了张图后对着直播间认真的许愿到。

        “嗷嗷,嗷嗷嗷!”

        小拾一也闭着眼认真的嘟囔着小嘴。

        四只千手也是两人一组一起许着愿。

        “呼!还有最后五秒钟,大家可以一起倒数!”

        林牧鸽拍了拍手。

        根本不用他说,弹幕上一瞬间就布满了各种高级弹幕。

        “五!”

        “四!”

        “三!”

        “二!”

        “一!”

        伴随着流星雨消散在天边,新年的钟声敲响。

        “祝大家新年快乐!”

        林牧鸽把摄像头对准了后面的南城。

        整个南城的海岸都灯火通明。

        台风还没上岸就已经消散。

        伴随着台风一同消散的还有千魂,它们重新化作了无数的游魂回到了大海上等待着下一次台风的到来。

        “新年快乐!”

        “今年是在鸽鸽直播间跨年!”

        “大家刚才都许了什么愿望呢?”

        “鸽鸽粉丝破千万!”

        “鸽鸽早日脱单!”

        “许的愿望说出来就不准了!”

        “对啊,所以才说出来的【狗头】”

        …

        …

        “好了,别看了,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嗯。”

        在某个阴森恐怖的废弃的学校里,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退出了林牧鸽的直播间。

        他的身前,是一个简单的法阵。

        在法阵的一旁立着几根蜡烛。

        晃动的烛火下,映照着四个人的脸,两男两女,每个人都是脸色苍白,看起来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十……十二点过了……”

        “开始吗……”

        “开始吧……”

        两个女生相互看了眼后点了点了头。

        外面的台风雨已经停下,远处的灯火通明与他们无关。

        此时此刻,就在这个废弃已久的学校中,这个小小的教室里,一阵阵令人瑟瑟发抖的阴气缓缓的蔓延开来。

        “谁?!”

        一个黑影突然从教室的门前穿过。

        四人齐刷刷的回过头。

        但外面除了斑驳狰狞的树影外便在没有其它东西。

        “嘎……吱……”

        就像是为了回应他们一样。

        一阵阴风吹过,教室破旧的木门发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轻晃。

        走廊上的名人名言画像,在阴影中缓缓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别看了,快点开始!”

        “……嗯……”

        几个人深吸了一口气,将精力重新集中在了法阵中心的一支黑色签字笔上。

        “我……我再看一眼……”

        一个男生掏出手机,查了一下召唤笔仙的咒语。

        喉结微微滚动,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

        “来吧……”

        几个人的手握在一起,在黑暗中对视了一眼后,在距离高考还有1天的红字下颤抖的念起了网上不知道靠谱靠谱的咒语。

        隐隐约约见,空无一人的教师中,似乎有无数的目光骤然间看向了他们。

        他们四个人的语速越来越快,周围甚至也传来了一串串跟读的声响……

        “我……”

        “我的手动不了了……”

        “笔动了……”

        “笔仙……真的……”

        “轰!”

        一阵恐怖的阴风瞬间将他们身后的讲台掀翻。

        原本就破旧的木门发出了宛若地狱厉鬼即将爬出的尖笑。

        在四个人惊恐的目光和急促的呼吸下。

        那只圆珠笔竟然缓缓的竖起,并飘了起来。

        “啪嗒……”

        一滴殷红的鲜血低下。

        在这只圆珠笔的上方,一个穿着红衣披头散发的厉鬼不知何时,悄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