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秦:这个皇位舍我其谁赵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强请范增

第二十八章强请范增

        好不容易才教会农庄里的人土豆和玉米的种植,甚至赵文自己都试着种了一块。

        做完之些之后,赵文第一时间将还在处理政务的萧何派到淮阴县去找如今还是少年的韩信。

        毕竟历史上韩信就极为信任萧何,而且如果赵文没有记错,现在的韩信连饭都吃不上,到处找着混饭吃,正是最为落魄的时候。

        以自己的身份相召,加上他与萧何的缘分,想要带来绝对不会太难。

        至于他自己,则是连夜赶来居鄛县来请范增。

        看向脸色剧变,一脸不敢相信的范增,赵文脸上的表情越发的肃穆,带着悲天悯人的语气道:“大秦如今刚刚一统,但内有六国残余,外有匈奴窥伺!”

        “稍有闪失,天下必将生灵涂炭,晚辈不才,愿为我炎黄子孙打下一个坚实的生存之地,但却又自感能力不足,还请先生助我!”

        范增这样的人,硬请肯定不行,所以赵文直接放低了自己的身份,最大限度的满足范增这种文人的面子,以天下大义相请。

        这已经是赵文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了,毕竟现在他是真的缺乏人才,而范增就是最顶级的人才。

        当然,如果这样都不行,赵文也就只有放弃范增了。

        “父皇性子太急,常想几年内就将以后几百上千年的事情做完,晚辈年少无知,就是想要劝诫都不知如何劝起!”

        “先生应该知道,上位者一言,往往就是无数底层百姓家破人亡,甚至还会遗祸数代,当今天下,最为缺少的就是先生这样的正直之士,请先生以我炎黄子孙大局为重,助晚辈一臂之力!”

        范增看向自进来之后就说个不停,甚至以炎黄大义相逼的大秦皇子,心中暗暗叹息大秦的幸运。

        他最为不看好大秦的一点,就是始皇帝性子太急,不顾天下民力甚至人心向背。

        可眼前这个自进来之后就以晚辈之礼相请的大秦皇子,却也同样看到了这个问题,而且脸皮还极厚,完全不在意自己皇子的身份。

        就他所知,这位皇子自到九江,第一天就派人分了军权,第二天就答应了与楚地三姓的联姻。

        同样也是在到九江的第二天,就将郡兵中老弱全部放回,从楚地三姓手中弄来当年楚国的精锐,甚至敢在军中放言百将以下以实力来选。

        最为大胆的就是朝廷法令还没有下来,就直接宣布百姓垦荒土地五年不交赋税,只此一点,最近周围几个郡的无地百姓都大量向九江迁移了过去,让九江郡人口大增。

        谁要是真认为面前这个皇子年少无知,才是真的傻了!

        “为何是我?”范增一脸不解的问道。

        他自认天下智谋无双,可天下间知道自己的人却极少,但现在这位皇子亲自前来,而且还以晚辈之礼相请,让自己就连拒绝的话都无法说出,显然是知道自己的能力,这也是他现在最为不解的。

        “晚辈也是机缘巧合才知道前辈,还请前辈助我!”赵文躬身又是一礼。

        进来自暴身份,范增没有大怒赶自己出去,赵文就知道,对方绝不是什么楚国的死忠。

        毕竟历史上范增也是坐视项羽篡位。

        历史上对方要当项羽的仲父,一是为了约束项羽,另一个就是文人好面子。

        至于一心造反,也不过是不甘心学了一身本事无处使用,以天下为棋盘来显示自己的能力。

        现在自己一个皇子以晚辈之礼相求,面子已经给的足足的,自己的身份也足够他全力施为,只要做好了,完全能够历史留名。

        若是这样的情况下,对方还是不答应出山,赵文只能说自己看错人了,也就只好送这位大楚的忠臣上路了。

        范增看了一眼自进来后就将自己家人全部挡住的黑甲人,一个个眼神之中带着凶光,甚至完全无视自己家人的哭泣。

        这已经是在明打明的告诉自己,如果敢不答应,就是全家死绝的下场。

        又看了一眼一脸诚恳的大秦二十皇子,心中暗暗叹息一声:“楚国没了!”

        不过人却向后退了几步,这才恭恭敬敬的一礼拜下道:“范增拜见殿下!”

        “哈哈哈,先生快快请起,快快请起,我得先生如商汤得伊尹,文王得姜尚!”

        而在秦都的秦宫之中,赢政看着手中黑冰台传来的消息,脸色不断变幻。

        先是娶了一个小县城的女子,还将传国玉佩做为聘礼送了出去,顺便还从小县城之中收了几个人带在了身边。

        又在楚地联姻楚地三姓,出门才几个月,就已经有了四个送过聘礼的王妃。

        这些倒也罢了,可紧跟着就是遣散了六千多郡兵,而且给遣散者每人发一两黄金,留下者更是每人发黄金一斤。

        转眼间,又从楚地三姓手中,将当年楚国的精锐抠了几千出来,又重新恢复了一万郡兵的数量,可这一万人的战力,与以前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赢政甚至感觉,恐怕都能够与自己的守护皇城的禁军一战了。

        只是想到这一万郡兵中,有六千还是自己为赵文调过去的精兵,可加上九江郡兵,最后依然只有三千多愿意留在军中。

        只这一点,就能够想到,如今大秦军中的厌战之情到了什么程度。

        而且只是一个楚地三姓,居然能够在一日之内,凑出数千最顶级的精锐,其它五国是什么情况,只要一想到这个问题,赢政的脸色就已经变的难看至极。

        他以为已经统一的国度,现在看来,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安稳,底下还有太多他不知道的力量。

        抬手将竹简递给王绾,赢政也是摇头苦笑。

        这个二十皇子能力绝对是所有皇子之中最强的,眼光也极为长远,可总是会给自己弄出一些麻烦出来。

        “军方恐怕要提前安抚!”看完竹简,王绾第一反应就是要立即安抚军方,大秦的军功授爵制度运行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功劳到什么位置,有着严格的规定。

        现在二十皇子弄出百将以下凭能力选拔,这完全就是在破坏军功授爵制度的根基,军方要是没有意见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