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秦:这个皇位舍我其谁赵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段誉的绝望

第三十二章段誉的绝望

        这三个任务,对于赵文来说,简直就是意外的惊喜。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一步跨出,就进入到了一条通道之中。

        一个偏僻的树林之中,赵文的身影瞬间出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大路,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来到路边跟人问了一下方向之后,就向着一个方向直行而去。

        无锡城松鹤楼中,一个一身黑色锦缎脸上甚至还有些稚嫩的年轻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一脸悠然的看向外面的行人,心中暗暗感叹这个时代的繁华。

        过了一会,才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似乎感觉茶有些凉了,随手将茶杯放在桌上吆喝道:“小二,给我重新泡一壶好茶来!”

        随着声音,一小块银子已经扔在了桌上。

        “好嘞!”一会时间,一脸喜色的小二就以最快的速度端了一壶茶过来。

        他可是记的,这位公子已经连续在松鹤楼中好几天,每天都是从早上坐到晚上,每顿饭都会点不同的菜肴,而且对茶的要求极高。

        不过虽然要求多,给赏钱也是最痛快的,只是几日时间,给自己的赏钱都可以与自己几个月的工钱相比了,这样的客人,自然要尽心尽力的照顾。

        看向远处的街道,赵文心中暗暗羡慕,只从街道上行人的数量来说,就远远超过了寿春,这还是因为寿春成为自己的封地之后人口暴增。

        而在古代,人口就是最大的资源。

        又扫了一眼酒楼之中,极为悠然的端起茶喝了一口。

        他已经打听过了,这些天无锡城中乞丐越来越多,而酒楼小二也没有见过有人连喝数十碗酒,显然,松鹤楼的剧情还没有发生。

        想要找到段誉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要么就是到大理去找,要么就在这松鹤楼等着。

        结合自己出现在无锡附近,赵文自然选择最为容易的一个。

        中午时分,酒楼之中也热闹起来,一个一脸粗豪的大汉大步走了进来,选择了一个没人的桌子,要了一大盘肉和一大坛酒大口的吃了起来。

        一脸笑意的看向大汉明显有些破旧的衣服,赵文脸上顿时带出了笑意。

        只是一小会时间,一个一身白衣一脸文弱的年轻人轻步走入,坐在了大汉隔壁。

        石门空间是吸收不同世界的气运来扩大的,甚至自己想要将其它世界的人带到大秦,同样也需要付出气运。

        所以气运对自己非常重要。

        只有破坏剧情改变人物的命运,才可以得到气运,而破坏乔峰与段誉相交,绝对是破坏了天龙剧情的主线。

        “这位公子可是来自大理段氏?”赵文轻轻举起酒杯,一脸笑意的问道。

        段誉转头看向赵文,与自己一样书生打扮,脸上还明显带着稚气,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年轻人与自己一样,身上有一种贵气。

        大理完全依附于中原,结交中原贵族对于段誉来说,完全就如同是本能一般。

        “兄台好眼力!”

        说话间,段誉已经极为礼貌的上前一礼道:“在下大理段誉!”

        “赵文见过镇南王世子!”赵文同样起身回了一礼,极为标准的上位者气息几乎的扑面而来。

        身穿最为顶级的蜀锦,这在中原可是贡品。

        带着极为古朴的玉饰,一看就是最为顶级的工匠雕刻。

        还姓赵,最为关键的是,自己一说名字,人家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段誉心中一颤,看向赵文,脸上已经多出了几分恭敬。

        “小二,将桌上的这些全部撤下去,接你们最顶级的重新上一桌,今日我要招待贵客!”抬手将一块金子扔在了桌上,招呼段誉坐下后,才奇怪的问道:“段兄可是来走亲戚的?”

        “赵兄是不是记错了,我段家在这无锡可没有亲戚?”段誉仔细想了一下,非常肯定的道。

        太湖曼陀山庄的王氏,当年与你父亲同游姑苏,你父亲离开后,就嫁给了姑苏王家,但有趣的是,嫁人不过数月,王家公子就染病而亡,而这位王氏则是在嫁人六个月后生下了一位女公子!

        “这位王氏所生的孩子可是叫王语嫣?”想起自己在大理的遭遇,段誉的声音之中带着绝望问道。

        赵文轻轻点了点头,无视了段誉的绝望,语气之中带着鄙视道:“令尊当年来我中原游历,以自己大理镇南王的身份,可是勾引了许多中原的小姑娘,但却也酿出了好多悲剧!”

        说到这,赵文低声叹息道:“王氏这样的,因为自身有武功,所以还算不错!”

        “就我看到的记录之中,有一个姑娘因为未婚生子,百般无奈之下,只好亲手掐死刚刚生下的孩子嫁给了一个乞丐,还有的被家中赶出家门之后无法生存,只好将孩子放进木盆扔到水里!”

        “比如你前两天见的慕容家的一个丫环,应该也是你的妹妹!”

        看段誉脸上已经煞白,身体都开始摇晃,赵文继续说道:“还有一点段公子可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在秦楼楚馆之中玩,毕竟别说是你了,估计就连镇南王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自己正在玩的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你说的可是真的!”段誉眼前已经直冒黑光,脸上的表情都开始扭曲,他心中其实已经相信赵文所说,毕竟他在大理可虽亲口听木婉清说过,来太湖杀一个姓王的女人。

        只这一点,加上曼陀山庄之中遍地种植的茶花,还有上面对段姓血淋淋的警示,如果与自己父亲没有关系才怪了,但他依然抱着万一的希望问了出来,脸上甚至隐隐间带出了哀求之色。

        “这还是活下来的,不会武功的女子未婚先孕,又被赶出家门,有些甚至直接一死了之,这可是一尸两命!”赵文用冷冷的声音打散了段誉所有的侥幸。

        “啪!”

        “无耻至极,丧心病狂!”一张桌子已经被拍的粉碎,乔峰一脸的怒火的站起,看向段誉的眼神之中已经带出凌厉的杀机,厉声道:“一个大理镇南王,居然能够荒淫无耻到这种程度,可是以为天下没有敢得罪你大理段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