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屋言情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大秦:这个皇位舍我其谁赵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武侠小说之中的主角模板

第三十四章武侠小说之中的主角模板

        “你父亲被大理段氏所杀,他们好大的胆子!”苏星河已经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是自己师父的外孙,而这个少年的母亲就是当年还是一个小姑娘的师妹。

        以前师父横行江湖的时候,大理段氏算什么东西,现在居然也欺负到逍遥派的头上来了。

        不过随即又看向赵文,眼带疑惑的反问道:“你如何证明自己是李青萝的儿子?”

        他可是记的,自己正在躲藏的那个人也知道师妹的信息,面前这个少年也有可能是那个人找来的!

        “我家琅嬛玉洞之中的所有秘籍我倒背如流,我如果证明了之后,苏老先生是否能够告诉我外婆的下落!”

        这可是赵文计划最为重要的一点,但他依然极为礼貌的回答着苏星河的问题,只看说话的气度,就连苏星河也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少年就是一个刚刚走出家门的谦谦公子。

        “大理段氏为何要杀你父亲?”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木屋之中传出,这个声音出现之后,苏星河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极为恭敬。

        “家母当年初出江湖,被大理镇南王所骗,怀孕之后又被抛弃,这才嫁与家父!”

        说到这,赵文脸上带出深深的恨意,他现在完全已经带入到了武侠小说之中主角的身世模板之中,一脸悲伤的道:“这十几年来我们一家三口本来过的极为幸福,可前几个月段家忽然找上门来,当着我母亲的面重伤了我父亲!”

        “母亲说天下间只有外婆才能够帮我们报这血海深仇,还请苏先生告诉我外婆的下落!”

        说到这,赵文脸上已经带出悲痛欲绝的泪水,伏身跪在了苏星河面前语带哀求。

        “你母亲为何不让你找你外公?”木屋之中的声音带着几分愧疚和迟疑问道。

        “母亲说过,她这一生悲惨的命运,就是因为外公当年移情别恋,抛弃了她和外婆,想来外公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逍遥快活,如何会记的还有一个女儿!”

        “啊……”

        赵文的话音刚落,木屋之中就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声音之中满是愧疚,在整个擂鼓山之中回荡。

        “师父!”

        苏星河以最快的速度撞破木门冲入木屋之中,就看到原本凭借几条丝线将自己固定在半空的师父,已经摔下了丝线爬在了地上。

        以往极为自信的眼神,现在看到自己进来甚至都不敢直视自己。

        脸上充满着绝望,眼神之中隐隐间已经带出了死意。

        “啊……”

        无崖子的声音之中满是绝望,当年横行江湖的逍遥派掌门,幸福的三口之家。

        因为自己现在逍遥派已经四分五裂,而自己的女儿,居然被区区一个大理段氏玩弄抛弃。

        甚至在自己女儿重新找到夫君之后,居然还要找上门来杀掉自己女儿的夫君。

        就连亲手教出来的弟子也背叛了自己,让自己只能藏在这山洞之中苟延残喘。

        无论是门派还是家庭,自己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不断在山洞之中扭曲着,绝望的哀嚎声一声高过一声,让整个擂鼓山都仿佛蒙上了一层悲意。

        “以这位老先生的年纪,又受了这么重的伤,完全可以说是生不如死,怪不得声音这么痛苦!”

        赵文的声音在山洞之中响起,显然是跟着苏星河进来的。不过话一说完,赵文又立即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跪在苏星河面前哀求道:“苏星河先生,您是我母亲的师兄,也是世间唯一知道我外婆下落的人,求求您告诉我她在哪里!”

        说完之后,赵文开始疯狂的向苏星河磕起头来,只是几下,额头上就已经一片红肿,看向苏星河的眼神之中更是满满的哀求之色。

        将自赵文进来的之后已经不在挣扎,但脸上却已经明显带出死寂之色的师父扶着坐好,又看了看拼命在地上磕头的赵文,苏星河只觉的一股悲意从心而生。

        语气之中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向赵文问道:“你既然能够对琅嬛福地之中的所有武功秘籍倒背如流,却又为何不学武?”

        “我以前只觉的读书是世间最幸福的事情,就算是背下了所有的武功秘籍,也只是做为消遣打发时间,却从没有想过,如果没有武功,自己的生命都随时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赵文将自己代入段誉的角度,语气之中却又带着无尽的愧疚,声音之中带着深深的悔意向苏星河道。

        “噗嗤!”一道血箭从苏星河口中吐出,面前这个少年的想法与自己和自己的八个弟子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对自己这一生最大的讽刺。

        “苏老先生!”赵文惊叫一声,上前一把扶住苏星河,急声道:“您若愿意说出我外婆李秋水的下落,等我报仇之后,就算是要我性命,我也可以给你!”

        说到这,赵文又一次重重的跪在地上,哀求道:“求求您告诉我好吗,您的我母亲的师兄,就当是可怜可怜她一生凄惨的命运!”

        “哈哈哈!”苏星河的声音之中带着惨然和悔恨,而另一边无崖子的神色却反而平静了下来。

        “孩子,你过来让我看看你!”无崖子带着颤音向赵文低声道。

        “见过老先生!”

        赵文轻步走到无崖子身边,恭恭敬敬的躬身一礼,无论是气质还是神态,都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只这个礼仪,无崖子就可以肯定,自己这个外孙必然从小就有着良好的教养。

        “苏星河也不知道你外婆李秋水在什么地方,不过我这老朽却可以教你一门足够你横行天下的武功!”

        “父亲当年说过,任何一门武功想要练好都要花数十年的苦功,如今我心中满是恨意,又如何还有心思修炼几十年之后在去报仇!”赵文带着不相信的神色看向无崖子。

        “老朽向你保证,这门功法非常容易学,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让你有一身天下绝顶的内力!”

        提起自己的武功,无崖子的声音之中带着傲然,就算是落到现在的下场,他也依然相信,自己修炼的北冥神功就是天下最为强大的功法。

        “不对,你为何有一身精纯的道家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