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脱险

        她已经消失了一天一夜,即便林建军没能及时发现她留下的线索,这会儿肯定也已经报案了。

        同时消失两个人,如此重大案件,警方肯定会全城搜捕。

        而此刻就是她发出讯号的最佳时机!

        之前化学课上就学过,硫磺燃烧会产生大量的黄色烟雾,只要有人看见,她们就能获救了。

        但硫磺燃烧有一个弊端,会产生大量刺激性气味。

        林希看着不远处的柴火,舀了一些水淋了上去。

        没过多久,整个厨房里到处弥漫着呛人的熏烟,几乎阻碍了所有的视线。

        “这是什么味儿?怎么这么多烟?”留着胡子的男人凑过来,烟雾太大,呛的他直咳嗽。

        林希隔着门高声喊道:“柴火太湿了,要不打开窗户放放吧?”

        昨晚才下过雪,他们又忘记把柴火拿进屋,确实都受潮了。

        留着胡子的男人骂骂咧咧的去开窗户。

        就在林希以为自己终于蒙混过关的时候,瘦高男人突然走过来,仔细嗅了两下说:“这味道有些不对,你做什么了?”

        林希不解:“你这厨房就那几样东西,我能做什么?”

        瘦高男人将手搭在门把手上,林希蓦地握紧手中的棍子。

        一旦他进来肯定会发现端倪,不如先解决掉一个。至于剩下的那个,只能赌一把了。

        眼看对方已经按动了把手,留着胡子的男人突然叫他:“张诚,这窗户打不开了,你过来帮把手。”

        “来了。”

        随着瘦高男人的离开,林希举起的手落下,后背早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沈亢和林建军他们还在继续找人。

        眼看已经到了饭点,各家的烟囱陆续冒起白眼。

        沈亢盯着一处院子的烟囱看了许久,忽然抬手:“你们看那里。”

        两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怎么是黄色的烟?”

        沈亢心思微动。

        他和林希曾无意间聊到烽火台和狼烟,当时还提到一些关于化学方面的知识。其中就有什么物品燃烧产生什么颜色的烟雾。

        “是林希,她在给我们发讯号!”沈亢说着,拔腿便朝着冒黄烟的那处院子奔去。

        李长林和林建军紧随其后也追了过去。

        很快三人在院门口站定,只见大门紧闭,院子里也静悄悄的。

        “对方应该很警觉。四哥你先进去探一下情况,记住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他们手里很可能有危险武器。”

        沈亢从腰间拔出配枪,同李长林一起将身形隐藏在院墙后面。

        林建军深吸一口气,提着那个掩人耳目的破袋子用力拍了拍大门。

        “有人吗?有人在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房间里的两个男人立马紧张起来。

        瘦高男人忙将林希和小男孩带去了里屋,并且掏出了手枪对准林希的头:“千万别出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眼看一切都安排妥当,留着胡子的男人这才出去。

        谁知男人刚把门打开,林建军二话不说提着袋子就从他身边钻进去了。

        “你做什么?”留着胡子的男人伸手就要去拿武器,就看见林建军快步朝着角落里的一块塑料布走过去。

        “大哥,家里还有啥破烂没有?对了,眼看这都搬家了,你们怎么还没走?”

        男人见他就是个捡破烂的,倒是放下了几分戒备。

        “大哥,走了一路了有点渴了,赏口水喝吧。”

        不等男人答应,林建军径直朝屋里去了。

        刚拉开门,瘦高的男人就迎了出来。

        “家里孩子怕生,喝了水赶紧走吧。”

        林建军趁着喝水的空挡,眼睛朝房间里瞄了好几眼,没有看见林希,他心里十分失望。

        可看两人已经明显不耐烦了,他只能作罢。

        出去之后,把自己看到的详细同沈亢和李长林说了。

        确定只有两个人,沈亢和李长林对视一眼。

        让林建军在院子外面等着,沈亢和李长林翻过院墙,悄悄潜进了院子。

        房间里,听到林建军的声音,林希十分激动,她想要不顾一切的开口呼救,可一想到对方手里有枪,怕他有危险,已经到嘴边的话又停住了。

        直到听着人离开,心也开始沉了下去。

        正失落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吓的她身体一抖,几乎下意识的,冲到门边立马将房门反锁,同时拉过桌子将门抵住。

        拿出偷偷藏起来的尖刀,紧紧握在手里。

        “姨姨,我害怕。”小男孩眼看就要哭出来,林希朝他招招手,将他抱在怀里。

        “别怕,有姨姨在呢,会没事的。”

        这话不知道是在安慰他,还是在给自己打气。

        院子外面,沈亢和李长林正在同几人进行激烈的枪战。

        虽然早有准备,但没想到他们竟然胆大到如此地步。

        两人潜入院子后,沈亢身姿矫健,瞅准时机一把将瘦高个男人控制住,同时卸了他身上的枪支。

        留着胡子的男人看情况不对,正要拔枪,被李长林一个箭步冲过去,同时飞起一脚,精准的踹在他的手腕上。

        就在这时,院外一声枪响,紧接着两个人影冲了进来。

        一看便知是对方的同伙。

        “老沈,没事吧?”

        李长林躲在一处柴堆后面,一抬头,便看见沈亢手里提着一人,他竟将那瘦高的男人挡在身前。

        只见男人胳膊中了一枪,而他却毫发未伤。

        眼看同伴过来,留着胡子的男人眼中露出凶狠之色。

        “他们是调查组的人,既然已经被发现了,索性把人都解决了,拿着钱远走高飞!”

        “你们能逃去哪里?这个不要了?”沈亢晃了下手中之人,背在身后的手朝着李长林比了一个手势。

        看清楚他表达的方位,李长林冲出来,连开两枪后快速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在一处棚子后面躲过去。

        他这两枪又快又准,直接打在胡子男人和另外一个同伴的腿上。

        几人还想要做垂死挣扎,这时院子里又冲进来另外几个人,纷纷将枪口对准了几人。

        “都别动!”

        “老沈,你们也太胡来了,万一出什么意外,我们怎么跟上面交代?”

        一名身穿皮衣的男子过来,看见他和李长林都没事,这才安心。

        天知道听到枪响时,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着急林希,沈亢大踏步冲进房间。

        “林希?”

        /134/134587/32104405.html